×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勝和「老頂」甄國龍,從抗日小兵到黑幫老大,逝世被「和勝和」3000多人來送,享受黑幫最高規格葬禮

陆凡 2022/04/02

他從一名抗日游擊隊的小兵成為香港黑幫中的傳奇老大,去世時送行隊伍高達三千多人。

他是黑幫「和勝和」第一任坐館,幫會內八成人員是他的徒子徒孫,江湖人稱「黑道戰神」。

他就是香港黑幫「和勝和」「第一老頂」,甄國龍。

1926年的某天,在廣東臺山海宴鎮鼠山村的富戶內,一聲嚶啼劃破長空,甄國龍降生了。甄國龍從小就喜好拳腳功夫,在村里的孩童中便是個孩子王,再加上家庭殷實,一家的小日子過得很舒坦。

1937年開始,日寇侵華犯下累累罪行,臺山亦在數年里被轟炸了數次。造成了許多人無家可歸的局面,不管是富有的還是窮苦人家。甄國龍一家子也不例外,眼見原本美好的生活被打破,許多熱血男兒義憤填膺奮起反抗。

甄國龍便是在那時候加入「濱海抗日游擊總隊」的,大好河山被侵占,由于當時國弱,無法與日寇正面對抗。只能是以游擊的方式東邊來一下、西邊來一下的偷襲。

游擊與古時候的偵察兵相似,更需要隨機應變保證自己的生存能力,以及自身的戰斗技巧,還有對于戰局的敏銳判斷。在游擊隊的幾年里,甄國龍也學得了一身本領,為后期他成為「黑道大哥」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50年代初,由于尚屬動蕩時期,「逃港潮」隨之興起。甄國龍與父親來到了香港,落戶深水埗河北街。慣用詠春拳的葉問也是那段時間去的香港,他是1949年過去的,比甄國龍早幾年。

那年頭深水埗其實就是個難民區、貧民窟,內陸逃到香港的多數就是住這兒,就如14K創始人葛肇煌以及其部將「二路元帥」陳清華、「大鼻登」、陳仲英等等,都是在這兒駐點的。后期才有14K的「惡人谷」、深水埗九江街。

甄國龍初來乍到,手頭又沒什麼技術活,只能到碼頭找了份苦力差事來養活自己。苦力雖然是暫時解決了溫飽問題,但終究是江湖地位低下。

由于當局治理無方,尋常的老百姓無門無派免不了受別人欺負,只有報團取暖加入幫會才能受到庇佑,這也是為什麼港澳黑社會組織眾多的根本原因。當然,現在已經是變質了,與初衷不一樣。最初是怕被欺負,強大了變成了欺負人。

而在碼頭干苦力看似只有簡單的成百上千名大漢在那兒搬貨,其實也不簡單,這些人多是分幫分派的。事實上自古以來許多做物流的都是會帶一點江湖組織的色彩,如古代的快遞公司也就是所謂的「鏢局」、 又如早年的「青幫」事實上就是一幫做漕運的水手組織起來的,就像香港電視劇《苗翠花》里的「漕幫」。當然,要說近代青幫最具代表性的便是當年雄霸上海灘的三大亨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三人。

當時碼頭盤踞著眾多幫會,其中「和勝和」便是一股勢力。甄國龍因在碼頭與「和勝和」的人相熟,并且曾經為朋友解決困難,在那朋友介紹下拜在和勝和大佬「姜唐」門下。姜唐是甄國龍的貴人,也算是甄國龍一生的轉折點。

由于甄國龍為人沉穩干練,外加機敏聰慧,姜唐對他很是欣賞,也給了他許多出頭的機會,沒多久江湖上就有「國龍」這號人物了。

姜唐在深水埗以及旺角一帶擁有多家賭檔,也算是靠著賭檔發家,甄國龍起先便是負責在這些賭檔里看場。賭檔這種地方龍蛇混雜,除了應對阿sir,更多的就是面對來搶地盤的其他黑幫。

每次遇到敵方騷擾,雙方開戰之時,甄國龍都身先士卒,畢竟是游擊隊出身的,那是對方那種地痞流氓比不了的。一把大砍刀在手所向披靡,殺得敵方聞風喪膽,心驚膽寒。畢竟是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人物,常人哪里見過尸山血海。

這使得和勝和內部都信服甄國龍,甄國龍也順勢「改造」內部這些馬仔,除了軍事化的訓練這些人,還教授游擊戰術。有了這些戰術配合,對上其他幫會就不會像以前那樣,僅憑「人多」、「武力值高」取勝,更多的時候還是聲東擊西,以最小的代價拿下最好的結果。其實就是使用智商來碾壓對方,高維打低維,降維打擊。

漸漸地,甄國龍便有了江湖上人稱「黑道戰神」的綽號。名氣日盛,加入「和勝和」的馬仔也越來越多。特別是本土的古惑仔,也就是只懂用蠻力解決問題的那些小流氓,這種戰術著實讓他們大開眼界。

不止社團內部的人服他,連社團外的人也對他多有敬畏。因為甄國龍除了擁有豐富的戰斗經驗外,他為人還十分仗義,對于金錢并不是很看重,這使得他在社團內部展現出非凡的凝聚力。

60年代末,甄國龍坐上了戰后「和勝和」第一任坐館的寶座。原本散漫無組織的幫會,在甄國龍的帶領下開始團結起來。成了整個幫會的頭子,江湖地位與當年在碼頭不可同日而語,許多富商也來在這時候巴結上來了,畢竟那年頭很多時候黑幫比警察管用得多,這進一步的充實了甄國龍的人脈。

甄國龍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不想與其他黑幫那樣涉及黑產,他將目光放長遠,開了多家合法有牌照的麻將館。當時麻將館算是香港比較主流的娛樂項目,既能過把癮,又能互動交際。

甄國龍原本就是黑幫老大,直接帶著自己的人看場子,既能自己賺錢,還能養活手下這幫人,可謂是一舉多得。這其實就是后來「新義安」開KTV、夜總會等娛樂場所「以場養兵」的雛形。

在高峰期,甄國龍手頭的麻將館多達17家,遍布深水埗、旺角等地。也因為他的名號只要是他的場子,就沒人敢來鬧事,在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沒人敢鬧事,那就是店面最好的風水了,生意自然也是紅火。

也因為自身條件的優勢,甄國龍建立起了屬于他的「麻將王國」。當年「紅寶石」、「綠寶石」、「鉆石」、「大利」、「松山」、「龍鳳」、「大好彩」等等麻將館都是很出名的,在老一輩香港人中多數都能認識幾個。

到了70年代,久居高位的甄國龍動了一次真怒,原因便是門生黎國華被聯英社的「歪嘴能」砍傷了,至今依舊能在黎國華臉上看見那十多公分的傷疤。

黎國華當年在甄國龍手底下的麻將館做事,是甄國龍的重點培養對象。黎國華因早先與「歪嘴能」有過利益糾紛,路過「歪嘴能」地盤時遭到對方的伏擊,其實也算是「歪嘴能」這方蓄謀已久,有心算無心。

甄國龍知道愛徒受傷后,帶著百多名馬仔直接將「歪嘴能」的地盤圍了起來,大哥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見到甄國龍親自來了,「歪嘴能」差點嚇尿了,意識到自己闖大禍了。沒等甄國龍開口,「歪嘴能」就上前一個勁地磕頭認錯,還送上了10萬塊的「治療費」。那年頭10萬塊已是大數目,都可以在香港買樓了。

要知道,在許多不怕死的猛人面前磕頭認錯簡直比要了性命更難;在常人看來磕頭認錯也是一種極大的侮辱,磕頭了日后還怎麼在馬仔面前抬得起頭來。

眼見「歪嘴能」態度誠懇,甄國龍也沒有再追究,畢竟「兔子逼急了還會咬人」,得饒人處且饒人,事情沒必要做絕。

從側面再一次證明了甄國龍在江湖上的地位崇高,也側面看出了甄國龍的為人處世之道,以及對這幫徒子徒孫們的維護之情。

70年代末,甄國龍已是五六十歲的年紀,時代快速的更迭,他深知接下來已是年輕人的年代,當機立斷做出了「退出江湖」的選擇。他將手頭盈利頗豐的麻將館或低價、或贈送給了自己的門生,自己只留下離家不遠的深水埗那間「黃金麻將館」頤養天年。這也再次說明甄國龍為人仗義。

而甄國龍的門生黎國華以及「三萬」在日后都是「和勝和」的超級大佬,像「上海仔」、「黑腳雞」、「沙田ME」、「大飛」等等日后在江湖上呼風喚雨的大佬則是他的徒孫。

當時「和勝和」內部也有分組,切確地說是分成兩大陣營。一邊是甄國龍帶隊,另一邊是「尤伯」領導。「尤伯」這方專出「白紙扇」,也就是動腦筋的一方;甄國龍這邊則多是出打手,當然也不乏有文武雙全的人物。

因為當時「武力為王」的社會背景下,拳頭硬比「食腦」更重要,所以「和勝和」以甄國龍這方為主,高峰期他的徒子徒孫占了幫會接近八成的成員。

雖然甄國龍已是隱退狀態,但他實際上還是「和勝和」的精神領袖,他在幫會的地位依舊高高在上。

年輕一輩許多決定不了的事情,都會去找甄國龍商量處理方案,他與這幫年輕人也聊得來,就這樣,甄國龍家里的大廳成了「和勝和」核心成員開會的地方。而只要甄國龍提議的事情,年輕一輩都會照辦,包括幫會選坐館這件事情,只要是他推薦的人,就沒人反對,在幫會內部可謂是「一言九鼎」。

在取得如此成就后,甄國龍也沒有忘記養育他的家鄉,他以自己的名義積極建設家鄉,捐了許多公園以及學校,在當地能見到不少「國龍」的名字,當地人對他十分感恩。

而甄國龍雖然自己縱橫江湖數十年,卻對于教育很是看重。他不想自己的子孫走自己的老路,對子女踏足江湖那是嚴令禁止的。前后娶了三個老婆,以他為中心開枝散葉的子子孫孫就有三十九個,這些人全部都被送到國外去讀書。

畢竟自己當年步入江湖是情非得已,江湖險惡有如深淵,一不小心便命喪黃泉,能上位者少之又少。

2016年,甄國龍在香港仁安醫院去世,由于在江湖上德高望重,在「和勝和」內部的地位更是最高的一位,「和勝和」還特意開會,為了表示尊師重道,以及彰顯幫會的勢力,便以史上最大的規格來為他舉辦葬禮。

葬禮的費用高達兩百萬,來念經做法事的就有三場,據說這三場的費用就高達六十萬,可見會念經的和尚是很賺錢的。

出殯當天的場面那是極為壯觀,據說到場的江湖人士超過三千人,為其扶靈的八人則是「和勝和」叔父輩以及當任坐館。

回首甄國龍的一生確實頗為傳奇,入黑道情非得已,巔峰期將舞臺讓給年輕人,發達后能為家鄉做貢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