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槍擊高凌風、槍殺「四海幫」幫主,「狂徒」楊雙伍的黑道人生

陆凡 2022/05/12

1987年12月7日晚7點30分,日本警視廳接到民眾報案稱在東京都的新宿區大久保一丁目某棟公寓樓內傳出了幾十聲槍響,恐怕是發生了槍殺案…新宿警視廳絲毫不敢怠慢,數輛警車呼嘯著火速趕往報案人提供的地址。

屋內果然「慘不忍睹」,墻上布滿了十幾個彈孔,地上則躺著兩具男性尸體,其中一個中年男人頭部、胸部、腹部以及右手腕共計中了6槍,鮮血從客廳處一直蔓延至玄關附近,空氣中也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而在他的身旁不遠的地方還躺著另外一名中年男子也因頭部中槍早已沒了生命體征…

究竟是誰如此大膽敢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持槍行兇(最近的警局距案發地僅有100多米)?難道又是「山一抗爭」?

所謂的「山一抗爭」指的是當年日本兩個最大「本土黑幫」組織「山口組」跟「一合會」之間發生的一系列「火拼」事件,并且沖突已經持續了半年之久,警視廳也對此大為惱火。不過雖然日本的黑社會非常出名,許多人印象中他們就是全球最強大的黑幫,但實際上日本黑幫之間爆發的沖突并沒有電影中那麼夸張,甚至可以說非常「溫和」,這一點警視廳當然比所有人都要清楚,所以這應該不是「山一抗爭」而是普通的仇殺?又或者是財殺?

【插一個「冷知識」,根據2020年4月12日日本警視廳發布的《令和元年有組織犯罪刑事報告》顯示,2015年爆發的被日本人稱為「世紀大火拼」的神戶山口組與山口組六代目「內戰」前2年就開了3槍,無一人死亡,直到第3、第4年才有共計5人遭槍擊身亡,但其中3人是被自己的手下出賣而「暗殺」的,另外2人是在逃跑途中摔死或被車撞死的…換句話說5年的所謂「世紀大火拼」兩幫人馬被對方殺死的人數為0】

就在日本警視廳疑惑之際,調查組查詢到這間屋子的主人是個台灣人,名叫林重男,而繼續深扒后又得知此人是台灣黑幫組織「華山幫」的角頭!

看來還是和黑社會組織脫不了干系啊?不過是經核實日本警方發現地上的兩位死者都不是林重男,那他們究竟是誰呢?

為了盡快破案,新宿警方找來了山口組下屬的「島田組」組長島田俊正,因為死在黑幫份子家中的應該也是和黑幫有瓜葛的人員,而島田俊正跟台灣黑幫關系甚為緊密,或許他認識此人?果不其然,經過警方的細致調查后發現這個島田俊正不僅僅認識死者,甚至還參與了這起槍殺事件!兩位死者不是別人,那個身中6槍的中年男子正是「四海幫」潛逃至日本的「幫主」劉偉民,另一個則是他的貼身保鏢、「超級打手」王鎮華!

原來當天晚上島田俊正陪同自己的好友加藤祥康一起去案發的林重男公寓找劉偉民商談事宜,誰知一進門脾氣暴躁的劉偉民就拔槍想要殺死自己的好友加藤祥康,由于運氣好對方的子彈卡殼,加藤祥康也拔槍回擊劉偉民,雙方人馬就這麼在屋子里互相掃射,但記得對面死了3個人的,怎麼就只剩下2具尸體了?更重要的是案發后加藤祥康已經跑了,島田俊正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真有這麼「玄幻」的事?警方也不敢相信,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逃跑的加藤祥康,而經過了解后他們發現這個加藤祥康也是位臺籍日本人,1983年偷渡到日本后隨母親加藤艷子生活并入了日本國籍還改了姓名,而他的原名叫做楊雙伍,早年在台灣犯下累累罪行,是被台灣警方通緝了多年的要犯!

消失多年的「亡命三煞」之一楊雙伍又現身了(另外「兩煞」是陳耀國和李慧昌)?而且還在日本殺人了?殺的還是四海幫幫主、在台灣黑道中令人聞風喪膽的劉偉民?日本山口組的組長還參與了這起槍殺案?消息一經曝光立即震驚了日、臺民眾,警視廳更是「如臨大敵」般立即聯系上台灣警方,尋求合作共同拘捕這位被稱為台灣「第一狂徒」的男人!

那楊雙伍究竟是「何方神圣」會令兩地警方都神經緊繃、如坐針氈呢?他究竟有多「狂」呢?這個故事還得從他小時候說起…

楊雙伍的父親楊水木是台灣的首批高級警官,曾擔任高雄市第一分局分局長大權在握,而他的母親加藤艷子原是高雄鹽埕區「招風閣」的一位日本藝伎,由于楊水木時不時就會去光顧「招風閣」,而年輕貌美的加藤艷子很快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來二去楊局長漸漸愛上了這位日本姑娘,身在異鄉的加藤艷子也很需要他這麼一位有地位的人士「保護」,于是在近半百之年楊水木將加藤艷子娶回了家,兩人也成了高雄當地一對有名的「老夫少妻」組。

婚后沒幾年他們的女兒出生,1952年9月26日,兩人的兒子也呱呱墜地,這一年恰逢楊水木55歲,于是他給兒子取名為「雙伍」。

夫妻倆對這個兒子可以說是「視如珍寶」,一家人也其樂融融地過著平靜的小日子,可沒想到就在楊雙伍還是個懵懂的小娃兒之時楊水木卻得了一場大病突然離世,這讓原本幸福美滿的一家四口頓時變得拮據起來,加藤艷子帶著一雙兒女在前金區艱難地熬了一年又一年經常有了上頓沒下頓,然而最困難的還在于她以及兩個孩子的身份不為當地人所接受!是的,當地居民因為一家三口有著日本血統因此總是對他們使臉色,同齡的孩子更是嫌棄姐弟倆稱他們為「小鬼子的xxx」,甚至經常對他們動手動腳惹得楊雙伍和姐姐沒有一天不掉眼淚的…

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楊雙伍漸漸明白了要想不被人欺負光哭是沒有用的,必須反抗、必須還以顏色、必須以暴制暴,所以從國小開始,他便隨身帶了一根鋼管,誰敢欺負、取笑他就是一頓「鋼管武」伺候;而到了中學時代,本來還生性懦弱的楊雙伍變得蠻橫了起來,更是常年混跡于「萬龍戲院」以及「西北戲院」一帶,還結識了許多不良青少年、幫派分子,到后來更是和南台灣黑道中赫赫有名的「西北幫」、「聯宏幫」、「七賢幫」、「沙仔地幫」角頭們熟絡了起來,因為童年的那段經歷讓他變得麻木、冷血,每次有火拼他都是提刀沖在最前面的那個,對他人、對自己的生命安全絲毫不看在眼里,各個黑幫大佬都很是喜歡這位「不怕死」的愣頭青,他也順理成章地成了高雄少管所的常客…

楊雙伍真的從小就異常冷血、兇狠,在一次和紅毛幫的火拼中他只有6人而對方卻有30多人,可面對5倍于自己的敵對他絲毫不放在眼里,操起把西瓜刀就是一頓猛砍,哪怕自己身中4刀依然毫不懼色,因為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在南部混兄弟,靠的就是膽識,以膽識服眾,身先士卒,你砍我一刀,我一定回敬你一刀」…

正是因為這次火拼,17歲的楊雙伍成了殺人犯,可由于是未成年,他僥幸逃過了法律的制裁,而從少管所出來后一戰成名的他當上了角頭大哥,他的名聲也正式在台灣黑道中傳開。

17歲就砍死人,這確實太「高調」了點,當然,他的「高調」也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關注,1977年,25歲的楊雙伍遭到刑事局提報流氓罪被送往小琉球管訓,可誰知在這期間他結識了更多的黑道大哥,甚至之前從來都不見面的北台灣黑幫四海幫大佬陳永和等人也與他成為了「好獄友」…

【關于這個「管訓」問題一直在台灣內有很大的爭議,因為送去的全是涉黑大佬,這些人在里面也打不起來,接觸久了本來有仇的都「化干戈為玉帛」開始合作了,而沒仇的更是拉幫結派、互相照顧,出來后各個勢力都變得更加龐大、牢固了】

兩年多的管訓結束后楊雙伍重回江湖,但僅僅過了3個月又犯事被送往了綠島監獄服刑,而這一次楊雙伍徹底「不干了」:我可是「超級殺手」啊?砍刀才是我揮灑「天賦」的媒介,怎麼能夠在監獄里「虛度光陰」呢?于是就在同年的11月,楊雙伍利用保外就醫的機會從臺東醫院逃跑,臨走時還不忘揍了一頓看押自己的獄警(有傳說是用水銀溫度計[插·入]獄警耳道,特別殘忍)…

楊雙伍的越獄令台灣警方臉上很是無光,他們立即發出通緝令緝拿這個大膽狂徒,1982年10月11日,警方接到線報稱楊雙伍出現在高雄市三民區金龍工業社,這個消息令他們很是興奮,于是高雄市新興分局、苓雅分局、市刑警大隊幾十人立即前往三民區圍捕楊雙伍,但面對大批的圍捕人員楊雙伍竟然不愿意束手就擒,邊跑邊開槍和警方互射…更是用霰彈槍打瞎了警員梁郁文的右眼并造成該員警全身三十多處創傷,而楊雙伍則順利逃跑…

17歲殺人、28歲越獄、30歲拘捕襲警,這還得了?簡直無法無天了?震驚之余台灣警方決定繼續追捕楊雙伍,決心要將這個「狂人」繩之以法,20多天后,他們又接到了楊雙伍的行動位置,于是40多位刑警全副武裝再次前往圍捕,沒想到這次楊雙伍聯合了聯宏幫大佬陳耀國,兩人又跟警方發生了激烈的槍戰,并又一次順利逃跑還打傷了幾位警員…

兩次都是幾十人圍捕一(兩)個都抓不到?自己還被打傷幾個?台灣警方算是被打怕了,簡直跟開了「掛」一樣啊?所以這次行動結束后他們也「懶得」去搭理楊雙伍了,而眼看警方不敢來抓自己,楊雙伍更加囂張了,同年年底,因幫人收債不成開槍打死債務人,之后還大搖大擺地開起了賭場、歌舞廳…

是不是覺得很「魔幻」?但更「魔幻」的還在后面!

上世紀70年代台灣涌現出一批偶像級男歌手,劉文正、余天以及高凌風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其中「青蛙王子」高凌風大哥更是憑借著1982年那首《冬天里的一把火》以及《燃燒吧!火鳥》徹底紅透了整個華人圈。而在看到高凌風無人可擋的超高人氣后各大歌舞廳便想方設法決定要將他邀請到自己的會所表演,其中西門町的寶馬歌廳更是開出了24萬元的天價出場費勢必要將其挖到自己的歌廳駐唱。高凌風看到這無法拒絕的出場費后自然是滿心歡喜地前往寶馬歌舞廳演唱,然而僅僅唱了四天以后高凌風就突然消失了…

原來那個時候高凌風染上了賭博的惡習,有錢后就去爛賭,輸了再出來唱歌賺錢…而寶馬歌廳給的出場費雖然是「日結」,但雙方約定好了從此以后就在該歌廳長期駐唱的,也正因如此寶馬歌廳才會開出這般高價,可現在你就唱四天,是在打「鐘點工」嗎?

而要命的在于那個時候台灣各個行業都被黑社會把控著,尤其是這種娛樂場所,更要命的是這間寶馬歌廳的老板還是竹聯幫中山堂堂主董桂森…董大哥氣急敗壞揚言要封殺高凌風甚至要讓他「流點血」,這下高凌風是真的被嚇到了,決定找個「中間人」調解一下雙方的矛盾,和朋友商量了一番過后兩人決定要不就找「台灣第一狂徒」楊雙伍吧?畢竟現在連警方都不敢招惹他,并且在黑道上他也極有威望,于是經過這位朋友的介紹,他聯系上了楊雙伍并順利解決了雙方的糾紛。

可不久之后高凌風跟這位友人之間又發生了矛盾,對方認為他是「過河拆橋」不懂報恩,與此同時「名義上」還在跑路的楊雙伍也認為高凌風有向警方透露自己的行蹤,所以他警告高凌風「以后最好不要來高雄」…

作為一個藝人,全省「走穴」、表演賺錢,怎麼可能不去台灣的第二大城市高雄呢?幾個月后的1983年4月2日,接到通告的高凌風便和張菲一道風塵仆仆地前往高雄藍寶石歌廳表演,巧的是這間歌廳楊雙伍也有股份,得知高凌風會來他立即招呼了手下張文雄、陳春長兩人在表演結束時給他一個教訓,因此就在歌廳到高凌風入住的酒店路上,埋伏在暗處的張、陳兩人突然竄出,朝著高凌風扣動了扳機…第一槍沒有打中,于是兩人又補了一槍,正好打在高凌風的臀部,隨后趁著混亂揚長而去…

緩過神來后張菲立即將高凌風送到了醫院,還好兩人并沒有想要高凌風性命,他在住院治療一段時間后就順利出院了,而2007年在接受《時報周刊》采訪時楊雙伍也坦言稱:「當時只是想給他一個教訓,要殺他并不困難,因為我在藍寶石有股份,我不想XX誤會我向高凌風妥協了」…

一個被警方全省通緝的人,整天到處招搖過市,現在還為了怕別人誤會而當街向一個最紅的男歌手開槍射擊?

果然消息曝光后全臺一片嘩然,警方的不作為令群眾無比憤怒,幾次圍捕一個人都抓不到就算了,還讓他繼續殺人、行兇?天知道哪天這個「狂人」又會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面對巨大的輿論壓力,台灣警方也是欲哭無淚,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搜捕楊雙伍。

為什麼說是「硬著頭皮」?因為楊雙伍不是在高雄嗎?然而警方搜捕地點卻在臺北、基隆…

或許是覺得台灣待著也沒什麼意思了,又或許是認為輿論壓力過大警方遲早得對自己「動真格」,所以就在1983年6月4日下午(槍擊高凌風兩個月之后),楊雙伍來到高雄港偷偷潛入停靠在碼頭的德國籍郵輪「快樂天使號」的貨艙內經過三天三夜的漂泊抵達了日本神戶,之后又跟母親加藤艷子在仙臺匯合,加入了日本國籍、更改了日本名字安安靜靜地隱居了一年后耐不住寂寞的他又決定重出江湖前往東京發展…

新宿的歌舞伎町是華人聚集主要社區,更是華人黑幫的滋生土壤,從70年代末、80年代初起這里就成了港臺黑幫的「快樂天堂」,竹聯、四海、牛埔、14K、新義安等等都在此開有「分公司」,而在台灣本土早就聲名鵲起的楊雙伍到來之后順理成章地就成為了各大幫派的拉攏對象,但楊雙伍并不站隊哪個幫派而是和大家都稱兄道弟,最后更成功打入了日本本土黑幫山口組內部與島田組組長島田俊正成了好兄弟。

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啊,在大陸黑幫還未在新宿扎根的80年代華人黑幫是斗不過「地頭蛇」的,一直到福清、東北、上海、北京幫「入侵」日本以后華人幫派才「反客為主」牢牢地控制住了新宿。楊雙伍這麼做自然是絕頂聰明的,因為各個華人幫派并不是很團結,經常出現糾紛,總得要找個人調解不可能持續火拼吧?楊雙伍在台灣內有著極高的威望,如今又和山口組實力派的代表島田組長稱兄道弟,不找他找誰?

所以不到兩年時間他就成了新宿的華人幫派「和事佬」,有著極高的威望,所有逃往日本的華人黑幫成員都要先去楊雙伍的住所拜會一下,任何幫派想要開設賭場、歌舞廳也得向楊雙伍知會一聲讓他入個股、分點紅,那1年時間他也算是賺得盆滿缽滿了。

不過就在日本新宿華人黑幫勢力發展「穩中有升」的同時台灣本土的黑幫卻出了點問題,因為竹聯幫和四海幫這兩個台灣內最大黑幫出于利益的問題矛盾越積越深,雙方爭奪地盤好幾年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杏花閣血案」、「荔舫餐廳事件」和「法庭喋血」等嚴重暴力犯罪事情早已搞得台灣人民整日提心吊膽;后來兩個幫派將觸角伸向了金融圈,搞得台灣股市幾度動蕩經濟發展也陷入了停滯;而到了1984年10月,「江南案」爆發更是令臺當局形象大損,于是1984年11月12日,為了安撫人心、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島內決定實施名為「一清專案」的掃黑除惡行動徹底整治社會風氣!

行動命令下達后不久,「竹聯幫」「精神領袖」陳啟禮及幫派各骨干;「四海幫」領導人蔡冠倫、陳永和;「文山幫」幫主羅福助;「田寮港幫」幫主吳桐潭;「西北幫」「教父」楊登魁等各大佬「前赴后繼」地送進了綠島監獄…

而像四海幫的「話事人」劉偉民、竹聯幫頂級殺手劉煥榮以及牛埔幫大佬齊瑞生等人則見勢不妙紛紛帶著親信逃往日本準備開辟「第二黑土」。

劉偉民身材魁梧長得兇神惡煞,并且手段極其殘忍、脾氣火爆,對于意見不合者或者是有利益沖突之人他都會用暴力的手段報復,同時因為其勢力發展較蔡冠倫、陳永和來得早,所以實際上他才是四海幫的話事人也被視為新一代幫主。而在踏上新宿的土地后他也和所有人一樣先前往楊雙伍住所拜會了一番,并告訴楊雙伍自己準備和華山幫幫主林重男合開一個賭場。

對于劉偉民開賭場一事楊雙伍并沒有什麼異議,不過他要求自己也能入股,于是在開業當天他帶著300萬日元前往賭場恭賀并提出了入股的要求,可此時劉偉民并不在賭場,林重男便告訴他說會將錢交給劉偉民,但自己其實并非股東,只是代管一下,能不能入股還得劉偉民點頭。

楊雙伍也沒太在意,耐心地在家等待著劉偉民的回復,誰知林重男將此事告訴給劉偉民后對方卻滿臉不悅,覺得自己作為台灣第二大幫派幫主在來這的時候已經主動去拜訪你楊雙伍算是很給面子了,現在還要跟我分一杯羹?憑什麼?就憑你膽子大?于是斷然拒絕了楊雙伍的入股請求,而此事令楊雙伍很是不滿,兩人也就此結下了梁子,更為開頭出現的那一幕埋下了伏筆…

幾個月后的一天,楊雙伍的好友李正男在劉偉民的賭場賭博欠下了一百多萬元,可他一時拿不出那麼多錢希望劉偉民可以延緩幾日,于是便約了劉偉民到林重男家商量寬限事宜,而作為好朋友的楊雙伍在得知此事后決定陪同李正男一起前往林家,一來替好兄弟壯壯聲勢,二來還想和劉偉民商量入股的問題,因為他發現劉偉民開設的這家賭場生意很不錯,入股后穩賺不賠,為此,他還拉上了自己的好兄弟、「地頭蛇」島田俊正想要在氣勢上壓壓劉偉民。

12月7日晚7點,楊雙伍帶著自己的數名得力干將,島田俊正也帶了兩位打手,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陪著李正男先到了林重男的住所,約摸20分鐘后,劉偉民與保鏢王鎮華以及另外一位朱姓男子也敲響了林家的大門,但劉偉民都還來不及脫鞋就看見客廳中的李正男,于是他兇神惡煞地沖進屋抓著李正男的衣領就是一頓臭罵…

看見好友被人羞辱后楊雙伍便想要上前勸說一番,可還沒等他完全站起身呢,暴脾氣的劉偉民就沖了過來一把摟住楊雙伍的脖子另一只手則從腰間掏出把手槍頂住楊雙伍的腦袋吼道:「老子給你臉你還不要臉了?你一個小嘍啰而已也配跟我談判、合作麼?」邊說劉偉民邊扣動了扳機…

接下來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劉偉民連續按了兩次扳機子彈都沒有射出來,居然在關鍵時刻卡殼了!而冷靜的楊雙伍也迅速掏出腰間的點38手槍,朝著面目猙獰的劉偉民頭、胸、腹、右手腕連續開了六槍,槍槍命中;另一邊就在楊雙伍開槍的幾乎同一時間他的手下得力干將林超群以及島田俊正等人也拔出手槍對著劉偉民的保鏢王鎮華以及那位朱姓男子開槍,雙方共6、7個人分別打出去至少2發子彈,王鎮華以及朱某也先后倒下…而林重男、李正男以及林重男妻子等人則在槍戰發生時迅速躲到了臥室不敢開門…

在檢查了一番后楊雙伍一行人發現自己這邊也有人受傷了,于是帶著傷員迅速離開了林家。

那為什麼倒下了三個人卻只有兩具尸體呢?也就是那個朱某的尸體去哪了?原來朱某沒有死,子彈打穿他右肩膀后他順勢倒地裝死,待楊雙伍一行人都離開后他又自己站了起來并強忍著劇痛匆匆離去…

真的太神奇了,之前兩次幾十位刑警圍捕楊雙伍他都毫發無損,如今更是槍都頂著腦袋了居然卡殼了?這難道不是「小說主角」附身麼?

案發后楊雙伍又去了哪里呢?原來他在逃跑的路上剛好撿到了一本孫姓男子的護照(我發現這人真的就是小說主角),而那個年代日本的護照是沒照片的,安檢也查地不夠仔細,于是他就假冒這位孫姓男子逃往新加坡,隨后又輾轉至菲律賓、大陸,最后在1990年7月偽造了一張名為「馮建民」的身份證前往泰國,卻在下飛機時被國際刑警組織以及曼谷和臺北警方聯合逮捕,最終楊雙伍被帶回臺北受審并判處無期徒刑,可就在2003年,服刑13年后楊雙伍因為表現良好被假釋出獄…

你以為這個「狂人」的故事就此歸于平靜了?怎麼可能,首先在獄中他手持砍刀砍傷了詹龍欄,這個人是誰?台灣頭號通緝犯、台灣第一綁架集團頭目、台灣第一槍擊要犯,被認為是心情不好的話連蔣經國他都敢綁架的「瘋子」,可這個臭名昭著的「穿山甲」居然在獄中被楊雙伍砍了?我不知道他究竟哪來的刀…

而在出獄后他繼續混跡黑白兩道,成立了一個新的幫派,并又因為各種暴力犯罪行為數次被警方逮捕,但同時他也成立了高雄市歌舞藝能服務人員職業工會進軍演藝圈。

至于劉偉民的女兒劉伊心現在已經成為了一位藝人,好像兩人還有過合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