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索李嘉誠10.38億港幣,橫行香港8年的張子強,被審判後留下2大疑團,巨額財產究竟去了哪

黄朔 2022/07/07 檢舉 我要評論

1998年12月6日,可能是香港富豪們最開心的一天。

因為這一天,專門綁架香港富豪的「世紀悍匪」張子強,在廣州番禺的一個火葬場附近被執行槍決。

張子強被捕

富豪們再也不用擔心自己會突然在某個地方,像香港首富李嘉誠的兒子李澤钜或香港富豪榜排名第二的郭炳湘那樣,被張子強綁架。

可以說,只要張子強一天不死,香港的富豪們就一天不得安寧。

他曾揚言:我要綁架不綁小的,就綁香港的十大富豪。

一般人聽到這話,都會覺得根本就是吹牛,香港富豪可是你說綁就能綁的?

但張子強卻做到了,他並不是我們印象中那種只會打打殺殺、兇神惡煞的綁匪,你要是看他的照片,長得斯斯文文的,根本就看不出他是一個綁架犯,他綁架靠的是智商。

張子強首先盯上了當時的香港首富,李嘉城的兒子李澤钜。他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派人每天跟著李澤钜,將他每天的行程,什麼時候進辦公大樓,什麼時候回家等等都摸得一清二楚。

經過調查,他發現李澤钜每天回家要經過一個小隧道,這個隧道的兩邊過道比較窄,而且有車輛經過。他們就打算在這裡下手。

李嘉誠和長子李澤钜

1996年5月23日傍晚,李嘉誠的長子李澤钜在回家途中,就在隧道中被前後兩輛車截住了。這時,從車上下來五六個人,為首的就是張子強,手上拿著槍和手榴D頂著李澤钜的車門,將他劫持到自己的車上,讓李澤钜的司機回家去跟李嘉誠說,他的兒子被綁架了。

張子強等人將李澤钜帶到了香港郊區一處廢棄機場。

一般的綁架案,實施到這裡,就是打電話向被綁架者的家屬索要贖金,讓對方不要報警,一個人把錢送先送到哪裡再送到哪裡。

但張子強卻做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他直接去找李嘉誠談判。

他先按常規做法,打了一個電話給李嘉誠,說你的兒子在我的手上。

正常人遇到這種事,心裡肯定慌得不行了。但李嘉誠卻非常鎮定,不愧是商界大佬,遇事不慌不亂。

他在司機來通報說李澤钜被綁架時,就馬上通知家裡上上下下,不要將這件事情傳出去,當成沒有發生過。他也沒有報警,而是耐心地等待綁匪的電話。

因此,在接到張子強的電話時,他心裡的石頭反而落下了。對于此時的李嘉誠來講,不怕綁匪來電話,就怕綁匪不來電話。

綁匪來電話,說明錢就能解決。如果綁匪不來電話,指不定是仇家或變態殺手,那就糟糕了。

所以李嘉誠一接起電話就問:「我就直接問吧,你要多少錢?」

《插翅難逃》劇照

張子強也是萬萬沒想到,李嘉誠這麼的直接,便哈哈大笑起來:「太厲害了!不愧是香港首富!」

李嘉誠說:「我們還是趕緊把這件事解決吧。」

張子強說:「行,我馬上就到你家去,方便嗎?」

李嘉誠說:「你放心過來吧,我不會報警的。」

就這樣,綁匪張子強直接登門上府,去找李嘉誠談贖金了。史上估計找不到第二個這麼倡狂的綁匪了。

張子強為什麼不怕李嘉誠在家裡給他設圈套?

要不說兩人都是聰明人呢?張子強之所以敢直接上門要錢,絕不是一時頭腦發熱,也是仔細掂量過的。反正李澤钜在他的手上,他相信李嘉誠不會不顧兒子的安危,對他耍花招。李嘉誠也很清楚這一點。

同時,當時香港黑幫勢力橫行,難說警方和黑幫勢力之間沒有勾結,李嘉誠對香港警方沒有足夠的信心。而他答應張子強來到家裡談判,能夠最快地解決問題。如果張子強像其他綁匪那樣躲躲藏藏的,一會兒換這個地方一會兒換那個地方,倒更麻煩。

《插翅難逃》劇照

張子強見到李嘉誠後,兩人一邊喝茶一邊談判,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是在談生意。

張子強一開口就要20億港幣的贖金,而且還必須是不連號的舊鈔。

李嘉誠說:「20億我有,但是這不是一筆小數目,你要的還是不連號的舊鈔,任何一家銀行都沒辦法一下拿出來。這樣,為表示誠意,我家裡有4000萬,可以先給你當定金。另外10億,我明天讓銀行分兩批次取出來,給你送過去。」

張子強想想也有道理,如果他要的是連號的鈔票,那銀行容易操作,但這樣以後自己在花錢的時候就容易被警方追蹤到,就答應了李嘉誠的提議。

但考慮到4和死諧音,張子強說:「我們綁匪和你們做生意的一樣,也喜歡討個吉利,我就先要你3800萬的定金。」

第二天,李嘉誠又分兩批將10億港幣分批放到張子強提前準備好的麵包車中。這些錢,張子強和他的手下足足搬了20麻袋。

收到錢後,張子強親自將李澤钜帶到銅鑼灣怡東酒店門口,分開前,他猛地往李澤钜臉上親了一口:「你可真是我的金罐子啊!」

李澤钜毫髮無傷地回到家後,李嘉誠也沒有報警。張子強遵守承諾,以後不再動李家人。

這次綁架為張子強的團夥賺得了10.38億港幣,他一個人就獨吞了4.38億。

事情了結時,李嘉誠對張子強說:「我挺欣賞你這個人的,聰明而且有膽識,為何要過這種舔刀尖的日子,好好做點正經事,不是更好?我有兩個建議,你可以考慮一下。一個是,你把分到的錢買成我李嘉誠長江集團的股票,能讓你三輩子也用不完。還有一個是,你可以拿著這筆錢去別的國家投資。」

但張子強卻一笑置之,他轉身就拿著這些錢到了澳門豪賭,一下就輸了3個億,剩下的錢也很快就被揮霍一空。

張子強便又想到去綁架澳門賭王何鴻燊,但被巡警撞破不得不放棄。

回到香港的張子強很不甘心,便又重新打起了香港富豪們的主意。這次他盯上了香港第二大富豪郭氏三兄弟的老大郭炳湘。

1997年9月29日,47歲的郭炳湘自己開車到深水灣豪宅時,被張子強的團夥強行擄走,關在了香港新界的一間村屋裡。

張子強打電話給郭炳湘的老婆,說他們綁架了郭炳湘,讓她準備錢來贖人。

郭炳湘和妻子

郭炳湘的老婆說:「這是我今天接到的第18通說綁架了我的丈夫的電話,我怎麼知道我丈夫真的在你的手上,你總得讓我聽下聲音吧?」

這要求也很合理,但是郭炳湘卻不配合,死活不願意開口說話。郭炳湘不開口說話,這談判就進行不下去。

張子強團夥就將郭炳湘胖捧了一頓,然後將他的衣服扒掉,找了一個木箱子,上面開了一個口,將郭炳湘關到箱子裡,每天只給一頓飯。

郭炳湘被折磨到第四天,終于受不了了,向綁匪妥協,給妻子打電話。張子強再次與郭妻面對面談判,最終于6億的價格成交。

郭炳湘回來後也沒有選擇報警,但他因此患上了抑鬱症,經過一年的治療才康復。

這兩起巨額的綁架案,不僅沒有讓張子強受到懲罰,反而讓他更加肆無忌憚,他認為沒人可以抓住他。如果不是後來張子強被抓,自己坦白,根本沒人知道他曾經綁架過香港首富李嘉誠的兒子還有香港第二大富豪郭炳湘。

這主要是因為在20世紀90年代,尤其是香港回歸之前,香港正處于動盪不安中,而且當時香港的法律是沒有死刑的,導致綁架犯有恃無恐,反正只要沒死,關進去總會出來的。

而張子強每次犯案後總能全身而退,這主要是因為他有一個非常擅長「表演」的妻子羅豔芳,助長了張子強的囂張氣焰,以為自己無所不能。

張子強的妻子羅豔芳

最誇張的要屬1991年他實施的一起搶劫案。

1991年7月12日,張子強和他的團夥截走了一輛運有1.7億港幣的運鈔車。由于張子強屬于高智商犯罪,每次都能做到天衣無縫,讓警方找不到任何證據,之前雖然也有幾次搶劫案,警方懷疑是張子強團夥作的案,但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沒辦法抓他。

這次,張子強在作案時卻不小心留下了證據。

當時天氣很熱,一開始,劫匪們還截著頭套,在將押運員們的眼睛蒙上黑色布條後,一個劫匪嫌熱就把頭套拿掉了。

恰巧,因為天氣太熱,加上太緊張,有一個押運員汗流得太多了,眼睛上的布條竟然滑了下來,看到了那個脫掉頭套的劫匪的臉,而這個劫匪正是張子強。

香港警方很快就將張子強抓住了,並判處了18年的監禁。但在之後的三年裡,張子強不斷地向法院上訴。他的妻子羅豔芳一邊聘請香港最好的律師,一邊開記者會哭訴丈夫是被冤枉的,說自己在接受關押受審時受到嚴刑逼供,不惜撩起長裙向媒體展示大腿內側的傷疤。

1995年,法院判決搶劫罪名不成立,張子強被當庭釋放。

張子強被釋放時,當著媒體的面稱,自己會向香港警方起訴,並索賠精神損失費800萬。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真的起訴成功,並獲得了800萬的賠償。從法庭出來後,他在法院門前舉起雙手,擺出了勝利的手勢,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差點沒把警方氣瘋了。

張子強勝訴比出勝利的姿勢

一時間,張子強成了香港家喻戶曉的社會明星。

正是由于當時法律的漏洞、為虎作倀的律師團隊、金錢為首的社會形態,讓張子強陷入瘋狂,貪婪和欲望讓他極度膨脹,才敢對李嘉城、郭炳湘這樣的富豪下手。

但當他走上搶劫、綁架道路的那天時,就已經註定了結局。

1998年,張子強又策劃了一起橫跨香港廣州兩地的行動,也正是這次行動,給他的「悍匪」人生劃上了句點。

1998年1月,香港警方在新界馬草壟的一間房屋裡,發現了張子強團夥儲存在這裡的800公斤炸藥,2000多枚雷管,這些炸藥足以炸平一座十幾層的大廈。

這些炸藥和雷管是在深圳購買的,香港警方立即聯繫了廣東省公安廳。1998年1月25日,張子強和他的同夥在江門外海大橋收費站被捕。

由于張子強是香港居民,犯案地點有在內地也有在香港,張子強經求引度回香港受審,但被香港政府果斷拒絕。

這時,他的妻子羅豔芳又打算像以前那樣,在媒體面前故伎重演,但這招在內地警方面前並沒有奏效。

最終,張子強等人因為非法買賣、運輸爆炸物、非法買賣槍支彈藥等,被判處死刑,並于1998年12月6日被執行槍決,這個出生于1955年出生于廣西玉林、後和家人偷渡香港、12歲就開始進警局的一代「世紀悍匪」終于落幕。

雖然一代「世紀悍匪」已經不在江湖了,但江湖仍然還有他的傳說,尤其是他留下的三大疑團。

第一大疑團,就是那800公斤炸藥和2000多枚雷管究竟是用來做什麼的?

張子強雖然承認這些東西是他的,他自始至終不說明這些東西是用來做什麼的。有人說是他為了救自己的同夥葉繼歡(合謀綁架李澤钜,在作案10天前攜帶軍火返港,意外與警方交火,重傷被捕)。

第二大疑團,就是他的妻子羅豔芳究竟帶走了多少錢?

張子強被捕後,警方就凍結了他的大部分資產,但張子強名下並沒有多少資產,只有幾套房子。很多人懷疑羅豔芳早就將他的資產偷偷轉移了。後來羅豔芳委託律師向高等法院申請取消凍結。

1998年11月4日,法庭竟然正式撤銷了資產凍結令,羅豔芳還獲得了警方的補償費。

在張子強死後,羅豔芳帶著子女全部移民泰國。有人估計,羅豔芳帶走的財產至少超過20億,可以說是最大的受益人。

話說回來,如果張子強當時聽了李嘉誠的勸告,及時懸崖勒馬,去買長江集團的股票,或者去國外投資,是不是就能全身而退呢?都怪人心不足蛇吞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