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4K「荷蘭教父」易忠,一手洪拳刀口上舔血,被關押二十三年

陆凡 2022/03/31

他從小父母雙亡,因緣際會,從流浪兒童變為「荷蘭教父」。追砍仇敵致其跳樓身亡,跑路荷蘭卻打下另一片天空。他就是14K的「荷蘭教父」,易忠。

身世坎坷

易忠于1932年出生在廣東江門的一個農民家庭,在那個動亂的年代,又有哪家農民能有好日子過?

可能因為自幼貧困,易忠也比普通家庭的孩子懂事得多。家里的日子也算是得過且過。由于戰爭不斷,除了戰場上的傷亡之外,也有人死于瘟疫,亦或者饑荒。

1945年,雖然日本在這年投降,可在這一年里易忠的父母雙亡,這年易忠才13歲。草草埋葬父母后,孤身一人前往香港投奔親戚。跟著難民大隊長途跋涉,來到了中英街,機智的他趁亂拉了一位阿婆的手,成功入境香港。

安頓下來后,易忠跟人到武館學拳。當時由于社會混亂,許多人都會學一身武藝以圖自保,所以香港街頭大大小小的武館有許多。易忠跟著拳館師傅學習「洪拳」和「蛇刁手」,「洪拳」與易忠火爆的性格十分匹配。

苦練多年易忠將「洪拳」融會貫通,「龍、蛇、虎、豹、鶴」在其雙手不斷變換,剛勁有力,一身硬氣功已臻化境,平常三五個大漢近不了身。

江湖人生

隨后14K扎根香港,易忠與許多小年輕一樣,加入14K,并拜入「孝」字堆的元老區文門下。剛入會的易忠得益于前些年苦練的武學,每次打架都是前鋒人物,一股不要命的狠勁不僅敵方害怕,連友軍都對他忌憚幾分。因這股狠勁,江湖上也有人稱他為「傻忠」。

那個年代人們夜晚最主要的消遣活動便是到戲院看戲,而戲院的「看場權」以及倒票賣票的黃牛是很賺錢的。這也是各大社團爭相搶奪的一大收入。

起初易忠便被安排到人流量大的「華盛頓戲院」看場,白天由他負責,晚上由開山元老「九江街霸王」大鼻登看場。多次有其他幫會來打戲院的主意,皆被易忠打退,不能說是打退,而是反而追對方好幾條街。

最經典的便是在金巴利道獨自一人拖著四十米大砍刀追著對方十多人不放。由于武力超群,油麻地到土瓜灣地段皆被易忠接管。為幫會立下汗馬功勞,易忠很快地晉升為幫會的「雙花紅棍」。在易忠管理的油麻地廟街一帶,許多娛樂場所只要在門口寫著「易忠」兩個字,就不會有人來搗亂,可見易忠威名赫赫。

轉折

1973年,易忠為拿下灣仔夜總會,帶人追砍和合圖大佬和幾名馬仔,和合圖幾人跑到「仙人掌招待所」后,大佬卻失足從窗口摔下直接命喪黃泉。

當晚一死五傷,隨后警察抓人,易忠安排手下19歲的小弟梁榮生頂包,起初梁榮生聽說年輕可以判誤殺,只需要被關一兩年。而易忠這邊給他豐厚的安家費以及出來后輝煌騰達的后路。

可誰知道當法官給的判決書卻是謀殺罪,終身監禁,梁榮生當場反水,說出實情。無奈之下,易忠只能帶著幾名手下逃往荷蘭阿姆斯特丹。

為什麼許多黑幫都喜歡往荷蘭逃?因為荷蘭的法律十分寬容,比如賣面粉這事,賣得再多,最高也就判4年。

風云再起

1974年,易忠踏上阿姆斯特丹的土地,并到當地的唐人街找到了早年到此發展的同門陳元某。

此時在荷蘭還有另一股強大的勢力,便是1969年新加坡逃犯「海南仔」組織的「阿公黨」。原先雙方實力差不多,可易忠的加入卻讓天平往14K傾斜。

刀口上舔血的易忠幾次帶著手下馬仔將「阿公黨」的場子掃了個遍,由于拳頭不夠人家硬,「阿公黨」一時間只能抱頭鼠竄。很快荷蘭14K在易忠的帶領下,從唐人街開始,蠶食了荷蘭大半的非法產業。

除了賭檔、DU品、GAO利代、保護費,還有掛羊頭賣狗肉提供「特色服務」的美容部門。著名打星陳惠敏當年與蕭芳芳主演的電影《跳灰》便是到荷蘭拍攝,可劇組開拍前,得先向易忠交保護費,可見易忠在荷蘭也是呼風喚雨。

當年庇護李連杰的經紀人蔡子明,便是易忠在荷蘭收的干兒子,可惜與李連杰尚未開始合作便被新義安的「瘋狗」做掉,這是后話了。

晚年

1976年,易忠被引渡回港,判處終身監禁。至2002年已關押23年,鑒于人老年邁且在獄中表現良好獲釋,出獄后極其低調。

2014年,在土瓜灣的富臨皇宮酒店操辦82歲大壽,席開50桌,各路大佬來賀壽。大佬立章,蕭華,陳惠敏,出獄沒兩年的崩牙駒,和勝和坐館子騰等等。這些小輩雖然也曾叱咤風云,可在易忠面前卻表現得恭恭敬敬的,盡管他已是垂暮之年。

在2021年,易忠因患新冠去世,14K由「二路元帥」陳清華帶隊,在紅磡殯儀館以洪門最高規格為其操辦喪禮,三只白色「孝獅」在堂前舞動,各幫會都有大佬前來祭拜。

尾聲

易忠一生刀口上舔血的經歷也算傳奇,自小父母雙亡四處流浪,在那社會背景下加入黑幫身不由己。

人生只有經歷才是人生,好與壞,孰能識別?

當然,黑社會不值得效仿,與那個時代不同,如今已是風清弊絕的美好時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