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香港黑幫老大的故事:曾以一手泰拳打天下,晚年在洗浴中心養老

陆凡 2022/04/06

他曾習武多年卻被小混混按在地上摩擦,改學泰拳后一記飛膝頂斷對手三根肋骨,名聲大噪。

上位成為香港第一黑幫的龍頭大哥之后,沒多久便卸任退出江湖。

他就是和勝和的前坐館,「胡須坤」。

1959年10月,「胡須坤」出生于香港東區,祖籍是廣東西邊的陽江市,父母為其取名為向震坤。

在1949年前后,大陸掀起了一陣「逃港潮」,或者因為大陸太窮了,亦或者是國民殘軍害怕被清算,紛紛逃往香港。

向震坤出生時期那時還處于動蕩年間,當時大批難民涌入香港,港英當局只顧著撈錢,并沒有用心治理,從而導致許多黑幫勢力橫行。

由于社會動蕩,搞得人人自危,使得人們崇尚武力,當時香港的拳館武館可是一個熱門板塊。

電影《葉問2》就闡述了這一點,葉問想扎根香港開武館,需要在大圓桌上頂住各個武館師傅的沖擊,在臺上撐足一炷香的時間。再看看臺下的武館師傅,有洪師傅、羅師傅、鄭師傅等等,少說也有十多個,每一個都代表了一家武館。

向震坤由于家境普通,除了識幾個字并沒有正經地念過書,自小就好動,再加上尚武風氣的影響,便早早地到武館學武術。

70年代中期,十五六歲的向震坤在回家路上途徑一個小巷子,可巷子前面被一個小流氓擋住了去路,巷子后面還尾隨著一個,兩名小流氓年齡稍長,一前一后地將向震坤包圍,意圖搶劫他身上的零錢。

向震坤一點也不怵,心想:「難道我學過如來神掌還要告訴他們嗎?」

雙方交手,向震坤由于身材不高,一開始就處于劣勢,前面的小流氓一拳打到他腦袋瓜上,他還沒反應過來,后面那位又是一腳踹到他后背上,直到倒地了才發現自己還沒出手。

可此時已經無力反抗,身上那點零花錢也被搶走了。

沒幾年后,香港掀起了一波「泰拳熱」,像新義安「總教頭」蘇龍,就是香港泰拳的代表之一。蘇龍曾將14K「雙花紅棍」陳惠敏打得頭破血流,許多社團里的人都曾找他學拳。

如新義安「五虎十杰」中的「灣仔之虎」陳耀興、「尖東虎中虎」黃俊、「尖東之虎」杜連順,還有新義安的留學生「鬼仔添」李育添、刺殺李連杰經紀人蔡子明的「瘋狗」陳志明,和勝和的坐館「泰拳安」陳安等等等等。

后來還仗著自己徒弟多位居高層,圖謀篡位成新義安龍頭,惹得向氏龍頭家族以及新義安「大總管」林景的聯手反撲,囂張氣焰才被澆滅。

而雖然,向震坤早年學的是花架子武術,但也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他見泰拳更趨于實戰,便再次到拳館報名學習。

由于底子好,向震坤的泰拳突飛猛進,沒多久便習得泰拳精髓,身負幾記泰拳殺招。

正所謂:「學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

80年代初由于大陸市場開放,港島正處于紅利期,也從這個時間其突飛猛進,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富人。

但由于還未回歸,黑道勢力也在這段期間變得更猖狂,所以許多富人都會雇傭保鏢來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以免有命賺沒命花。

在朋友的推薦下,20多歲的向震坤來到大角咀一富商當保鏢,可僅過了一兩年時間,富商生意落敗,向震坤的保鏢也當不成了。

回想之前走的路,向震坤也不懂啥技術,也就這一身拳腳功夫比普通人強一點,所以他也只能是到一些小賭檔、小麻將館、小青樓給人當服務員。

那天,有三四個小流氓來場子里鬧事、索取保護費,店家是又害怕又不想給。

有十五六歲那次被按在地上摩擦的經歷,使得向震坤最討厭這種小流氓,看不慣這幫人耀武揚威,向震坤出手了。

先是一巴掌扇倒左邊一個,又是一腳踹開右邊一個,中間那個為首的反應過來,與向震坤過了兩招,被向震坤逼退,倆人拉開距離,向震坤借著這段距離助跑一躍而起,一記從天而降的標準飛膝頂到了那為首的流氓胸口,人飛出十來米遠,肋骨直接斷了三四根。

相比于老大的重傷,左右那兩位流氓不算受傷了,見向震坤如此勇武,便抬著老大落荒而逃。

向震坤露了這麼一手,不僅震懾了周邊這幫混混,名聲也傳開了。

當時正值黑幫和勝和招兵買馬之際,聽聞向震坤如此神勇,和勝和第一任坐館甄國龍與「勝和造王者」黎國華對其拋來了橄欖枝,對于向震坤而言,服務員終究是沒前途,雙方一拍即合,從此向震坤成了和勝和里的一員。

由于那一戰在大角咀打出了名氣,向震坤也借著這股東風在此插旗陀地,這地方的許多小流氓望風而來、納頭便拜。沒多久,向震坤手下馬仔便已過千人,靠著自己投資的幾家賭檔,以及拿下原本這地方上的酒吧、賭檔、青樓等娛樂場所的看場權,向震坤一時風光無限。

并與社團內部的「大飛」、「傻福」,以及14K教父「胡須勇」幾人燒黃紙義結金蘭。

這幾位有個共同點,那就都是打仔出身,「傻福」靠著一雙鐵拳稱霸荃灣,在江湖上人稱「勝和荃灣一條龍」,就是他一手打出來的。

「大飛」曾跟著和勝和元老蘇權去伏擊14K的大佬,也因為那件事入獄了12年,但出獄后沒多久便成了和勝和坐館。

14K的「胡須勇」就更不用說了,當年靠著三十把刀殺的大圈仔血流成河,一戰成名,又趁勢一統砵蘭街的江湖,后來如果不是因病去世,已經是群龍無首的14K坐館了。

向震坤因為嘴巴總留著一小撮胡須,江湖上多稱他為「胡須坤」、「坤哥」。

在這幫結義兄弟間,「胡須勇」便稱為「大胡」,「胡須坤」則稱為「小胡」。

2002年,和勝和兩年一屆的坐館到任,新一屆坐館之爭開始。按以往的管理,許多大佬會在這段期間打生打死、內部鬧不和,為的就是坐上這個社團最高權力象征的位置。

像任達華與梁家輝主演的《黑社會之龍城歲月》里便能看得出,為了那根僅是象征意義的龍頭棍,多方大佬耗費了多少人力物力爭奪,東莞仔還為此去坐牢。

可這一次各方大佬卻保持低調,向震坤被推上了坐館之位,成為了和勝和的龍頭老大,同期的揸數則是「上水皇帝」白頭仔。

「震坤」二字,如果按周易的卦象來看,震上坤下,顯示的是「豫卦」。

「豫卦」可是一個好卦,它代表的是諸事順利,比如事業,那是十分順利,只要符合實際、順應潮流,再加上自己的一點努力,就能成功。

當然,卦象也有變爻之說,也就是原本卦象是這樣的,但有一些前提條件,如果沒符合這些條件,便會受到影響,多數情況是原本是好方向,反而往壞方向發展。

要按論資排輩算,向震坤并非這個位置的合適人選,論資歷、論輩分、論貢獻度,當年的「傻福」更為適合,甚至「傻福」的弟弟「傻澤」都比向震坤的本錢高,畢竟他們兄弟倆打造的「荃灣線」至今都仍算是和勝和內部最強的一支。

可偏偏這種時候大佬們開始保持低調?這等好事就能落在向震坤頭上?

事實上自從回歸之后,和勝和早已成為阿sir最大的目標,被盯得死死,不管是96年到98年的坐館「雞腳黑」,還是98年到2000年的坐館「上海仔」,乃至2000年到2002年的坐館「訴苦森」,這些人都被叫到警局喝茶過,甚至有的還進了大獄。

為什麼最大的目標是和勝和呢?因為在回歸前新義安已經北上歸順朝廷、一改往日第一大幫的囂張氣焰,產業由黑轉白,并且做得挺成功的;而14K內部各自為政,自相殘殺的事情經常上演,不足為患。

反觀和勝和自從新義安收斂之后就開始崛起了,90年代末儼然成了香港第一大幫,所以阿sir對其嚴防死守就不奇怪了,畢竟槍打出頭鳥的道理誰都懂。

向震坤成為坐館后,盡管自己已是極其收斂,但手下的人總會鬧事,只要有點風吹草動,阿sir就第一時間找他到局子里喝茶談話。

向震坤骨子里是不愛惹事、但也不怕事的人,為了安全起見上位不到一年時間,就很少出現在人前,卸任后便退出江湖。而同期選上揸數的「白頭仔」在卸任后便被逮捕入獄。

到這兒不得不說,從前文說地震上坤下「豫卦」變爻來說,向震坤坐上和勝和坐館這個位置,就與時代的潮流相逆,回歸之后法治嚴明,黑幫已是窮途末路。

2005年,向震坤的門生「跛手英」周英找上門來,原來是「跛手英」與「荃灣澤」傻澤因酒吧的生意有了利益沖突。周英早年靠著賣盜版賺得一副身家,跟許多暴發戶一樣目中無人,起初也沒把「傻澤」放在眼里,后來才發現「傻澤」勢力之大難以想象。

而「傻澤」的背后便是「傻福」,「傻福」與向震坤又是燒黃紙的兄弟,所以周英上門找到老大,想讓老大為其當和事老。

可向震坤并不想再參合這些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在后面看來,他退出江湖的決心是很大的,因為社團中的元老去世,身為曾經的坐館,向震坤連花牌都沒出現過。

見向震坤如此決絕,周英沒辦法,只能轉投和勝和元老「雞腳黑」, 半年后,周英還是被人在紅綠燈路口亂刀斬殺,可見人不能太得意忘形。

而退出江湖后,向震坤早已是沒了經濟來源,畢竟已是40多歲的高齡,早年沒多少存款,又沒有技術傍身,生活逐漸地走向貧困。

好在兄弟「傻福」仗義,將向震坤安置在自己的一家洗浴中心里工作,平時也不用怎麼上班,每個月還給萬把塊錢當工資。

如今,向震坤雖已是60多歲的年齡,但穿著非常潮流,頗有陽光男孩的味道。

偶爾會跟一些已退休的叔父輩們吃吃飯,或者到酒吧里唱唱歌,生活頗為滋潤,這也側面說明從良后的向震坤更為順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