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4K大佬「立章」「九江街霸王」狂瀾長恨歌

陆凡 2022/04/14

繁華深處有故事,故事里滿是江湖。

深水埗九江街,被稱為14K的精神領地,和最具江湖氣息的城市血管。這條全長不足500米的鬧市小巷,承載過幾代古惑仔的光榮與夢想,記錄著無數江湖人的輝煌與落魄。

九江街是一條有故事的都市老街,這里曾走過一位有故事的江湖老人。

他便是14K元老、前九江街話事人-- 立章。

波瀾壯闊與天爭;熱血豪情共海鳴。時代變遷江湖遠,心懷訴與逝濤聽。

01 

立章姓陳,1948年生,最初是一名街市檔主。

街市是香港的菜市場,是不少底層人賴以謀生的地方。陳立章本有心進學,無奈家境不好,便早早走進街市擺攤。鼻梁上架付眼鏡的陳檔主,個子不高卻拳腳了得,做事勤勉又一身正氣,從沒想過要和江湖沾邊兒。

一天,隔鄰檔主被14K成員上門追數,立章出手相助、將領頭猛人打傷。一眾手下向大鼻登請令復仇,大鼻登卻說且慢、我先會一會這個年輕人。大鼻登是何人?正是打下九江街的14K前輩大佬。

九江街某茶樓

陳立章正義凜然,一點都不怵對面聲名赫赫的江湖大鱷。

大鼻登開口:「小兄弟,我可與你有仇,你這下手可有點重吧?」

陳立章說:「我是好人、更是良民,生平最恨黑幫、壞人就該除惡務盡,你應該感謝我手下留情!」

大鼻登朗然長笑:「好人?你可知道你鄰居私下爛賭成性,幾番賴賬不還?良民?看看外面街上的米字旗,你是要做誰的良民?」

陳立章突然舌頭打結,說不出話來。

「我年輕時也如你這般,認為沖動血氣就是正義,我不怪你。手下有人做壞事我不否認,港英當局污我黑幫、卻是信口雌黃!我14K洪發山首推忠義、洪門三十六誓字字泣血,提倡替天行道、最重家國情懷,你我都是炎黃子孫、同根同種,洪門豈會魚肉同族?……」

陳立章深受觸動,與大鼻登抵掌而談,完后捐棄前嫌、拜入大鼻登門下,加入14K。

從此、陳立章一腳踏進江湖,有血雨腥風、有波瀾壯闊,有勾心斗角、有忍辱負重,有豪情滿懷、有慷慨悲歌……

02 

九江街上,大鼻登身邊出現了一位人稱「立章」的年輕助手。「立章」矯健悍猛,仗義豁達,不僅深得大鼻登信任,在14K內部威名也是與日俱增。

先是劉安慕立章急公好義之名、轉投九江街。原來鯉魚門出身的劉安是位食腦高人,與雄雞一起做走私生意、因太過精明出彩被對方嫉恨,抓住把柄便將劉安歐成重傷,因為雄雞之父王老吉是14K大佬、在江湖上頗有威望,一時間都沒人跟劉安走太近。立章卻不避嫌,挺身幫劉安出頭,將雄雞好生教訓,立章是深明大義之人,未把事情做絕、也給劉安討了公道。此后,立章與劉安聯手,在九江街大放異彩,立章開疆拓土、擴充勢力,手下門生馬仔眾多、成為14K風云翹楚,劉安巧妙經營、廣開財源,日后涉足金融期貨、賺得盆滿缽滿,被譽為14K倫敦金教父。

后來、大鼻登年事已高、交棒立章,欽點立章為14K九江街話事人。

彼時,14K在香江可謂一家獨大,和勝和、新義安遠不能與14K相提并論。立章憑借出色的辦事能力,成為14K太子葛志雄的得力軍師,幫手14K將勢力擴展到全港乃至海外。14K組建的殺手黨,在香江一枝獨秀,讓新義安肥鵬、同新和李榮的行動組黯然失色,不僅在港內幫派沖殺中所向披靡,更是揚威海外:14K「沙膽雄」曾遠赴東瀛、重創日本山下幫,14K易忠更是在荷蘭打出一片天下、號稱「荷蘭教父」,立章把兄弟劉安、還曾殺入英倫,將港英警司懷森正法……14K在全球開枝散葉,觸角伸到歐洲、澳洲、北美等地。

欣欣向榮之下,本港這邊卻并不安定。有著14K「最惡大佬」之稱的華喜,突然將槍口調轉九江街、硬是要在立章眼皮底下揸旗。這華喜是14K石硤尾話事人、野蠻生猛,誰的面子都不給、掛在嘴邊一句話「打過再講!」華喜這邊氣勢洶洶,將立章手下小弟欺負得煞是狼狽。14K數位大佬對華喜早有怨言,齊齊找上立章:要不要一起教訓華喜?立章還是從長計議:都是14K的人,自相殘殺不免讓外人笑話。

立章找上華喜,讓出兩塊場地給他開賭、直接把面子給足;華喜雖然勇魯,也是明理之人,一觸即發的幫內惡斗也被立章化解,一時忍辱、也換來14K上下敬重。

這邊風波剛解,那邊尖沙咀告急。新義安臥薪嘗膽多年、蓄足滿血,對14K黑白無常鎮守的尖沙咀發起輪番沖擊,新義安大總管林景坐鎮后方,紀寶、張亮聲身先士卒,白無常老漢、黑無常幺啰勉強難支。新義安兵強馬壯、彈藥充足,向家和張亮聲的政商勢力可不是一般的硬。立章幾經奔走,終究無力回天,最終黑白無常敗走尖沙咀。立章邀胡須勇一起議事,坦言黑白無常遭難、肯定要自己人幫一把,胡須勇大方讓出缽蘭街、交給黑白無常經營,幫老漢和幺啰度過難關。

進入九十年代,立章明顯感到:時代變了。

先是新義安興起,其后和勝和壯大,原來14K面前的兩個小字號、將14K甩得越來越遠。

90年代中期,崩牙駒領著澳門14K在濠江一家獨大,98年崩牙駒入獄、澳門14K瞬間崩塌,老新、勝和、水房、硬殼紛紛搶上,將賭業利益瓜分無余。

賭船方面,起初各家都有涉足,后來和勝和刀文龍一統海上賭船,直接買斷劉安門生「番薯鑒」的一艘郵輪,「番薯鑒」慘淡苦撐之后退出。

立章(中)

都在忙著轉型,新義安明顯在商業上做的更好、和勝和明顯整體上更為團結,而14K卻在轉型過程中慢慢黯淡。

一班大佬陸續邁過知天命之年,華喜更喜歡在深水埗追憶往事、胡須勇依然只在深夜出沒、老兄弟劉安鐘愛在深圳流連花酒、四眼細在元朗儼然獨立王國、九指華內訌做掉差佬文搞得滿城風雨……

往日輝煌歷歷在目,立章心中百般滋味:而今元老紛紛脫節、中堅新秀后繼乏人,唯有齊心團結,方能在新時代煥發新生。

立章看著手下新收的一些馬仔,聽外面的傳言吃一頓和頭酒就算入會,這些年輕人只喜歡幫會風光、只想著吃喝玩樂掙快錢,洪門從前的忠義思想、家國情懷早已蕩然無蹤,有時竟突然分不清是自己錯了、還是時代錯了,當年輕人出于對老年人的尊重、做出不情愿而體面的禮讓時,立章心中更是五味雜陳。

2010年10月,14K太子葛志雄去世,更加堅定了立章組建14K同盟的決心。

2012年11月,65歲的立章少見的換上西裝,借壽宴召集同門、正式將籌建14K同盟提上日程。眾人推出兩個人選:一個是胡須勇,一個是劉安,可惜胡須勇百病纏身,劉安早已無心江湖,事情只好暫時擱置。

沒想到,14K的另一員人物蕭華突然熱心起來,一邊拉攏臺灣洪門、一邊在香港這邊上下活動,想要擔起14K的龍頭,但是蕭華名望地位不夠、買他賬的人并不多,陳惠敏公開表示反對、據傳14K大圈話事人鳩DEE更直接甩了他一個耳光,一時間又是人心惶惶,立章本想凝聚人心,沒成想又引發連串意想不到的爭斗。

2018年3月,14K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陳慎芝生日,立章身穿一件普通黑色T恤出席。生日會上,熱鬧非常,大佬們K歌助興,新義安大總管林江一曲唱完、將話筒交給立章以表敬意,舞臺上年輕司儀并不認得面前矮小瘦弱、其貌不揚的老人,立章正欲引吭高歌,年輕司儀便禮貌地將話筒從立章手中請走,立章只好無奈地仰仰手、下臺離去,現場奔忙的陳慎芝也許并未注意到這一幕。

曾經風光叱咤的江湖老人,也許不得不面對「人家不認識你」的酸辛唏噓。

2020年4月,立章去世,14K在紅磡世界殯儀館為他舉行了盛大的葬禮,死后盡極哀榮。

立章波瀾壯闊、跌宕起伏的江湖人生就此結束,晚年關于14K聯盟的理想、終成遺恨。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