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牙帶強」江湖浪蕩史:為黃俊打江山,被陳耀興收拾,做李泰龍小跟班

陆凡 2022/05/31

引子:

他是新義安五虎之首--「尖東虎中虎」黃俊的頭馬,也是「尖東霸王」李泰龍的鐵桿兄弟,一手帶出新義安「尖東小霸王」細B。

早年跟隨黃俊打江山戰績彪悍,殺敗十四K猛人,開瓢和合圖大佬,是黃俊的頭馬左右手,成名之后飄了起來,肆無忌憚亂來,太歲頭上動土惹到新義安大總管林景,被「灣仔之虎」陳耀興打得滿地找牙,大勢一去,圖謀東山再起,跟上鐵哥們兒「尖東霸王」李泰龍,回光返照轉瞬即逝,泰龍被屠之后徹底銷聲匿跡。

縱觀「牙帶強」一生,時也、命也,跟黃俊出山,起點不可謂不高,自己又太飄,功名都被「作」了進去,跟黃俊,黃俊走得早,跟李泰龍,李泰龍英年橫死,到最后,自己當年帶的小弟「細B」都混成了風光無限的「尖東小霸王」,「牙帶強」卻只能在海角荒島望著繁華終老。

誰還沒年輕過,誰還沒風光過?且看江湖頑主「牙帶強」浪蕩張狂的浮沉往事。

「牙帶強」原名洪力強,60年代生于香港東北的大埔漁村。

大埔三面環山,地少土薄,出門東望就是碧藍海灣,那個年代沒人有閑心游山玩海,吃飯生存才是第一要義。「牙帶強」沒讀多少書,從小就跟著家人出海打魚,風吹日曬,雨淋浪打,數年下來,出落成皮膚黝黑,體格精健,笑容狡黠,性格叛逆的彪悍少年。

少年行動利落,下手狠辣,喜歡找事茬架,碰釘子從不服輸,就算被打趴下,拍拍身上灰、抹抹嘴角血,站起來還是一條好漢。長大后少年告別漁船,登上開往港九繁華的客輪。

尖沙咀的燈紅酒綠,美女香車,讓初見世面的「牙帶強」手足無措,只知道暗下決心有天出人頭地。一無所長、身無所依,被人拉去派錢充場的「牙帶強」,誤打誤撞踏入江湖,開始頻繁出現在吹雞開片現場,只要派錢,總是沖在第一個。

很快,「牙帶強」便開始叫響名堂。古惑仔們都說,這人沒啥文化,大字不識幾個,下手可不是一般地生猛,老油條們都是隨機應變的混個出場費,他可不一樣,混不吝地往前沖打,那勁頭讓不少老炮狠人都怯他幾分,你說他傻吧,這人又鬼精鬼精的,肚子里點子賊多,你要說他沒見過世面、格局小吧,眼神里又常常放出誰也不放在眼里的「狂霸」之氣。

「牙帶強」用拳腳開路、刀口舔血,為自己打開了上位之門,不久便被新義安尖沙咀話事人黃俊賞識,放到身邊做事,很快便崛起為黃俊的頭馬左右手。黃俊可不是一般人物,人稱「尖東虎中虎」的黃俊,被江湖評為「新義安五虎」之首,幫社團打下屯門,轉身拿下尖東,還在蘇龍篡位、新義安風雨飄搖之際力挽狂瀾,對社團有砥柱中流、回天再造之功。

世人都知道黃俊的風光故事,卻鮮少知道「牙帶強」,只能說黃俊光環太過耀眼,讓他身邊的這個頭馬左右手黯然失色。

八十年代中期,黃俊一手照管幫會,一手打理生意,凡事親力親為,還真忙不過來。手上還有新義安元老紀寶交給他的幾家夜總會,黃俊看「牙帶強」敢做敢為、殺伐果斷,便讓「牙帶強」負責夜總會看場。

某天,十四K猛人「鐵人東」來黃俊的場子鬧事,酒后撒潑干仗,接連打傷兩名服務生,「鐵人東」亮出自己的社團背景、堂口出身,現場沒人敢吱聲。「牙帶強」接到消息,也不管對方是何方神圣,帶上十多名馬仔風風火火趕來,一馬當先將「鐵人東」摁倒在地,手下一哄而上將鐵人東的幾個小弟揍得遍體鱗傷。

「服不服?!」「牙帶強」嘴角浮現一絲壞笑。

「鐵人東」也是個狠人,站起來不說話,一抹嘴、一撩頭髮,攔了輛出租車匆匆離去。不多時,便見「鐵人東」帶著黑壓壓一群人殺了過來。

「牙帶強」早有準備,招呼等候多時的小弟馬仔們抄起家伙,與「鐵人東」人馬二度開戰,很明顯「牙帶強」挫了「鐵人東」的銳氣,對方人多但氣勢不足,「牙帶強」這邊熱血激昂、越戰越勇,很快將「鐵人東」人馬打得落花流水。

沒有請示黃俊,沒要總部支援,「牙帶強」一人主導就干了場大仗,讓十四K當紅猛人顏面掃地,「牙帶強」聲名鵲起,黃俊對他也是更加賞識,直接將「牙帶強」放到身邊當左右手。

八十年代后期,新義安與和合圖在尖沙咀發生沖突,黃俊代表新義安出頭與和合圖猛人「飛力」談判,雙方約在西貢一家酒館講數,此行吉兇如何?是不是鴻門宴?誰也說不好,黃俊喊上「牙帶強」,

「走,一起去會會飛力。」

果然對方就沒打算講和,壓根兒不給黃俊一方回旋余地,黃俊雙手一攤,「沒法兒談了。」

「飛力」站起來指著黃俊,「到我這兒,你想說了算?」說完身后數名彪悍猛人上前壓近,作勢動手。

「牙帶強」忽地從黃俊身邊跳起,抄起凳子一躍站到談判桌上,一把將凳面拍到「飛力」臉上,而后砰地將凳子甩到地上,反手扣住「飛力」脖頸,大吼,「誰敢亂動?!」瞬間全場都被「牙帶強」給震住了。

「飛力」一抹臉,滿手鮮紅,強作鎮定說,「都別動。」

隨后黃俊援兵趕到,與「飛力」人馬展開激戰,「牙帶強」一鼓作氣,「飛力」潰散而逃,往后數年間和合圖都沒再染指尖沙咀。

經過此役,「牙帶強」聲名更旺,成了江湖上風光一時的紅人。

也是在這時候,「牙帶強」開始飄了。

飄了之后,一是不思進取,再就是胡作非為。

「牙帶強」開始變得雞賊,有啥事兒都躲著避開,有好處想著多占獨占,往日里吹雞開片,「牙帶強」都是豁命前沖,幫中人再有意見也敬他這份勇武擔當,如今是私下里大家對他非議紛紛;「牙帶強」上位后,混在叔父圈子里,做生意啊一起共事啊,除了不太講禮儀,做事也不太厚道,據說坑了不少叔父,又惹不得「牙帶強」這火爆脾氣,肚子里有苦難言。

「牙帶強」的事兒傳到黃俊耳中,黃俊說過他幾次,看他聽不進去,便漸漸開始疏遠「牙帶強」。

過了一段時間,「牙帶強」把一位老先生忽悠進一個「牌局」,完后要訛詐老先生80萬,不給錢就要他好看,讓老先生在眾人面前很沒面子。不肯認栽的老先生,只好找到新義安大總管林景,原來老先生與林景是舊交,早年還曾幫過林景的大忙。

老先生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看的林景是此心何忍,情何以堪?當即叫來「灣仔之虎」陳耀興,要他給「牙帶強」上課。

知道「牙帶強」是黃俊的人,林景又給黃俊撥了個電話,簡單說了老先生被坑的事兒,問黃俊,「你的人,你說怎麼辦?」

「我現在跟他沒啥聯系,一切聽您安排。」黃俊掛了電話。

林景吩咐的事兒,陳耀興豈敢怠慢?立馬鉆進座駕,深夜疾馳尖沙咀,伴隨著一陣跑車呼嘯,陳耀興出現在「牙帶強」廝混的夜場門外。

陳耀興直接沖進「牙帶強」的包廂,像老鷹抓小雞一樣將對方拎到大廳,夜場內人潮聳動,紛紛跑出來看發生了什麼。

「做了啥事兒知道嗎?」陳耀興怒目圓睜,瞪著瑟縮在地上的「牙帶強」虎視眈眈。「念你往日功勞,今天也給俊哥面子,不找人修理你,咱倆來,你贏了,你出去,往事一筆勾銷!來,起來!你不是很能打嗎?」

酒色放縱兩年的「牙帶強」,早已沒了往日的身手血勇,眼神也沒了殺氣,望著眼前高大威猛的陳耀興,連裝腔作勢都扮不下去了,兩股戰戰,牙齒打架。

陳耀興搖搖頭,勾手重拳將「牙帶強」放倒,又添了幾記重腿,陳耀興打算再補一腳時,看「牙帶強」雙手抱頭露出求饒之色,將腿收了回來,吩咐身邊小弟,「你們上。」轉身開上跑車,消失在夜色之中。

被「灣仔之虎」陳耀興當眾教訓后,「牙帶強」連本帶利還了老先生160萬,從此也再沒臉在幫內見人了,隨后消失了好一段時間,直到十多年后,「尖東霸王」李泰龍在江湖上冒起。

恐怕很多人不知道,「牙帶強」與李泰龍是鐵哥們兒。

此話怎講?原來李泰龍生性火爆,年輕時得罪了不少江湖對家,新義安大總管林江看他鋒芒太露,擔心青年才俊過早夭折江湖,便讓他到新界大埔修養,一來避風頭,一來養心。

大埔是「牙帶強」的老家,「牙帶強」在江湖消失多年,并不是出意外被做掉,也不是去內地做生意,而是在老家大埔過著相對安靜的生活。李泰龍喜歡交游,沒多久便摸遍了大埔的江湖人脈,發現大埔這種小地方居然隱藏著「牙帶強」這類傳奇猛人。

「牙帶強」只比李泰龍大幾歲,江湖閱歷甚至戰績都要比李泰龍多得多,只是時也命也,再難回到當年風光,李泰龍對「牙帶強」很是敬重,「牙帶強」對李泰龍更是激賞,兩人在相處過程中建立起一段友誼。

而后,李泰龍帶著在大埔拉起的一幫漁民小弟重回尖沙咀,坐擁「尖東霸王」之名在江湖上風光無兩,當年「牙帶強」的小弟「細B」也開始憑借精明頭腦,在李泰龍之下混的風生水起。久別江湖多年的「牙帶強」,突然想跟李泰龍混了,到「尖東霸王」身邊再品嘗一把風光。

2003年的一天,「牙帶強」來尖東找李泰龍,李泰龍盛情款待,兩人在某酒館不醉不歸,一直喝到深夜,「牙帶強」說起往日輝煌也是眉飛色舞,將李泰龍說的也是渾身亢奮。

突然,「牙帶強」眼睛盯著李泰龍,「聽說你是尖東霸王,油尖旺你最大?」一邊笑著用手指指對面的李泰龍。

「有嗎?!」李泰龍把手一攤,「你你……啊」也笑笑用手指著「牙帶強」。

「油尖旺有200多間一樓一鳳,她們跟你交保護費嗎?」「牙帶強」手扶著下巴眼中帶笑。

「油尖旺誰敢不交?不拜我泰龍碼頭,我讓他們生意都做不成!」李泰龍勃然作色,跳起來說,「走,咱倆一起,從今天開始收一樓一鳳的錢!」

兩人拎著酒瓶,醉意醺醺地挨家挨戶敲開一樓一鳳的門……

隨后,阿SIR找到他倆,把李泰龍和「牙帶強」送進局子關了幾天。

往后的幾年里,「牙帶強」都是跟在李泰龍后邊混飯吃,直到09年「屠龍案」爆發,李泰龍的生命戛然而止。

尾聲:

李泰龍落幕后,「牙帶強」又消失了。

據說「牙帶強」來到香港遠郊的大嶼山島,在一個偏僻地兒過著孤獨的生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