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和勝和】成員組隊搶劫名表,【假扮交易】見面傷人搶財物

hh 2022/09/3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影響,各行各業收入有出沒有進啊。除此之外也發生多宗搶劫名表案件,據指涉及一個黑幫搶劫集團,涉案人數達到7至8人。他們會假扮是買家或賣家,相約對方出來交收,見面后就傷人搶表或現金,非常心狠手辣。有江湖人爆料指,這幫搶表匪徒,全部有黑幫和勝和背景,他們原本在夜場做生意,后來因為疫情影響夜場關門,就想到搶名表賺快錢這條財路,虧他們想得出來。

【連串搶表罪案手法兇殘】在2020年8月開始說起,一名23歲男子在香港元朗區天水圍鳳降村路停車場,遭四名的匪徒襲擊,并搶去價值160萬元港元的《理查德·米勒》名表,事主還身受傷 ,事后負傷駕車到醫院求醫且報警。事發幾天后,又一名任職工程師的47歲男子,相約買家到港鐵大圍站交收一只價值27萬元的二手勞力士《代托納》玫塊金表。 到場后,被兩名男子襲擊,并成功把金表搶走。

又過了幾天,又一名27歲男子,帶著63萬現金,相約賣家在新界大埔泰亨村村公所外,交收3只勞力士朱古力地通拿名表。就在賣家的私家車到達后,突然 跳出數名持刀匪徒,并搶去事主藏有巨款的背包。

【由販毒到搶名表】據悉,連串的搶表案件,懷疑涉及一班活躍屯門和元朗的黑幫和勝和的古惑仔,他們大概有7至8人,非常人強馬壯。另有江湖人爆料指,這幫和勝和古惑仔原本都是做不正當行業,在夜場做生意,但因為疫情嚴重,夜店要暫停營業,就算無牌無證私人場所,也減少了很多客人。自然也沒有客源,那麼這幫古惑仔拆家也變零收入,有人就變得窮兇極惡,就提議去搶劫名表,短時間就可以賺大錢,而且風險低過打劫金鋪,于是這幫古惑仔由[毒·品]拆家變成了搶劫名表黨。

【網上尋找目標】他們會先在專門買賣二手勞力士名表的網站專頁尋找目標,然后假扮買家或賣家,相約對方見面交手。據悉,搶表黨行事小心,每次出動,都會套上假車牌,以防留下線索。 而到達約定地點后,他們二話不說,持刀搶走對方的名表或現金,如果對方反抗,就會毫不猶豫砍人,手法狠辣。 搶劫得來的手表,由于是賊贓,而收購的人只會以五折收貨。 然后這些收購者多數會將手表拿去日本出售,因為在日本能賣出價錢較高,也減少被追蹤的風險。

【被江湖人尋仇】另外,其中有被搶去財物的事主,也有黑社會背景,并決定設天仙局引這班人出來報復。據悉約搶表黨成員在屯門交收,實行來一場大報復。而當晚兩名搶表黨成員在路邊等候期間,突然來了兩輛私家車,10名持刀大漢從車內出向搶表黨施襲。被砍的兩名搶表黨中有一人成功逃脫,另一人則走上出租車,男子隨即上前將出租車截停,打碎車窗把他拖出車外,該名搶表黨成員年齡22歲頭部及手受傷。

據悉,這名傷者綽號叫【肥軒】,活躍于屯門何福堂一帶。曾跟隨新義安藍地大哥【肥杰】的小弟【高麟】,也有傳最近他轉投和勝和。 而以本地人為骨干的搶表黨,很多都是屬黑幫和勝和的成員。而這名受傷的搶表黨成員,遇襲后在屯門醫院留院期間,更高調在社交網站發動態分享自己遇襲的新聞報道,并留言【光天化日目無法紀】虧他想得出這樣的句子。據消息指,這幫搶表黨一向非常高調甚至得手后網上炫耀戰利品,態度囂張。

【疑誤導警方】大埔泰亨村劫案令警方大為緊張,新界北警區包括反黑組、支援隊、環頭重案都參與調查。 警方也迅速拘捕一名綽號【森仔】的疑犯,不過他并沒有指出同謀者,更死口否認搶表,有人形容疑犯的口供等同攬炒 ,以圖將案情復雜化,誤導警方,所以警方未能拘捕其他成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