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入行35歲患病隱退,叱咤TVB16年沒朋友,港圈的另類佳麗

阿包 2023/05/02 檢舉 我要評論

01

1994年,「香港小姐」選美的彩排舞台上,一個趿拉著拖鞋的素顏女生,坦然在台上展示著自己的美貌。

曾志偉問她,你到底想不想得獎啊,她回一句:「行就行,不行就算了。」

如此犀利的個性,讓參與了18年香港小姐選美比賽的曾志偉大呼:「沒見過這麼有個性的人,說腳痛,全場佳麗就她一個人穿著拖鞋,妝也不化來彩排,非常有性格。」

這個女生,叫張可頤,那年,她24歲。

但在娛樂圈,她早已不是個新人。

早在19歲那年,她因為美貌和清冷的氣質,被大名鼎鼎的徐克在馬路上發掘,出演了徐克導演的電影《英雄本色3》。

在劇里,她飾演梁家輝的表妹,共同參演的還有周潤發和梅艷芳。

出道即巔峰的幸運,并不會眷顧每一個對演戲有熱情的人,但獨獨砸在了一個懵懵懂懂,從國外回香港過暑假的女生頭上。

但第一次拍片的體驗,卻并沒有想象中美好,在片場什麼都不懂的張可頤緊張又孤獨,徐克說的話她有時候不明白但也不敢問,對拍電影的陌生,使得她常常NG,孤獨和害怕是這次表演的具象體驗。

而且演完徐克電影后不久,她又被音樂人鄭敬基發掘,與其他3個女生組成「花生女郎」組合,出了一張唱片。

可好景不長,唱片公司倒閉,她再度消失在香港娛樂圈。

有了這兩次不愉快的體驗后,張可頤覺得演員不好當,娛樂圈不好混。

不如回英國念書來得輕松自在,更沒有在交易所當個期貨交易員來得實在。

短暫的停留又離開,并未在張可頤內心留下太多遺憾。

本就抱著玩一玩的心態走進來,玩得不盡興離開就好。

張可頤出生在香港一家中產家庭,家境富裕,少年時帶著妹妹留學英國,沒有錢財上的困窘,又正直20歲,正是體驗人生的大好年華,本意也不想套牢在自己不熟悉的娛樂圈。

可老天爺有時候就是如此不公,一門心思想進演藝圈的人,四處碰壁,從群演龍套開始,還要被嫌棄;

而對娛樂圈絲毫不感冒的張可頤,卻被追著賞飯吃。

1994年,「香港小姐」選美的舞台上,張可頤出現了。

有一說,是當時她的男友董波偷偷拿了報名表,幫她報的名。

但參加選美對要強的張可頤來說無疑激起了斗志。

有的人天生喜歡競爭,只有在有對手的情況下,才能將自己的能量發揮到最大。

張可頤就是其中一個。

盡管最終,她止步前五強,但「最具演藝潛質獎」卻為她帶去一紙合約,從此后,她成了TVB演員,也走上了成為TVB中流砥柱之路。

02

90年代中后期,正值汪明荃、趙雅芝等一眾資深花旦紛紛從無線出走,張可頤作為后來人被TVB著重培養。

香港六大花旦就是在那個時期誕生的:張可頤、郭可盈、佘詩曼、蔡少芬、宣萱、陳慧珊。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那個時期TVB的「雌競」相當激烈。

同是家境富裕,少年時留學,骨子里都有西方人的奔放不拘一格特點的宣萱,成為常被拿來與張可頤做比較。

1999年,宣萱先張可頤一步,奪得了TVB視后。

當時因為相似背景,又同受到無線力捧的兩個人已經開始不和。

1997年兩個人合作《難兄難弟》,宣傳期間,有好事記者問宣萱為什麼出片的時間推遲了這麼久。

直爽的宣萱回答,因為張可頤拍戲時經常遲到,搞得劇組常常要等她,所以劇才會推遲。

聽聞宣萱此言,我行我素頗有個性的張可頤也不甘示弱,回說是因為有人常常NG笑場才導致拖延。

香港媒體樂見這種女明星的口水戰,大版面一出,兩個人不和的傳言立刻彌漫開來。

此后20年,兩個人再無合作。

年輕時的張可頤太順遂了,不想進入娛樂圈,卻偏偏進來了,進了娛樂圈原以為要當幾年龍套群演才能出頭,誰知一部《神雕俠侶》她貢獻了最美程英。

清冷的氣質,可鹽可甜,可凌厲可陰狠。

曾志偉忍不住贊嘆道,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天生就吃演員這碗飯。

好底子配著好機會,好角色源源不斷。

終于在2003年,33歲的她迎來了自己的視后。

但也迎來了與其他花旦最難以釋懷的一段回憶。

先是領獎是對著鏡頭開心握拳,卻全程無視站在她身邊給她鼓掌的宣萱、郭可盈、陳慧珊、佘詩曼。

再來,有記者采訪她,對落敗者有什麼看法,她直言不諱道:「郭可盈入圍作品不夠代表性。」

港媒便把這句話言簡意賅成「張可頤說郭可盈沒有代表作」的標題來博眼球。

她與其他花旦們的不和,被放到台面,再被無限放大

年紀輕輕時入圈,氣質清冷被觀眾喜愛,被無線重視,資源又好,難免有些自恃清高,再加上直來直去的個性,愛得罪人成了張可頤的代名詞。

而這些被傳來傳去的坊間八卦,即便難辨真假,也不可否認年輕時的張可頤很少會考慮周圍人的情緒。

她說那時她對時間觀念沒有太大的概念,每天接連不斷的拍戲,覺得很累,連飯也顧不上吃,多睡10分鐘又能怎麼樣。

她完全不考慮,劇組等她這10分鐘、30分鐘會有什麼影響,其他人也在又累又餓中等著拍戲多麼煎熬。

這種多以自我為重的個性,在娛樂圈越久,就越不合群。

台低下其他花旦談笑風生,唯獨她格格不入。

或許年輕時,不合群還姑且算作個性,但演藝圈就是一個大職場,在職場里不合群,意味著被孤立,領導再怎麼器重,但做起事來還是會不順暢,還是會不開心,依然會影響情緒。

可徜徉在順境里太久的張可頤從沒想過,她以為靠著自己的孤傲清冷,只會不斷迎來潮起,不會遭遇潮落。

然而,命運的眷顧總是會有時間節點。

奪得視后不久,她靠《金枝欲孽》迎來了演員的巔峰時刻,打開了內地市場。

來內地出演《長恨歌》后不久,她發現自己,患病了。

03

錢鍾書說:「得勢時,把別人當人,告誡自己有所不為。」

如果在自己頂峰時能夠尊重別人,幫助別人,溫暖別人,那在自己低潮時,也同樣能享受到別人帶給自己的溫暖。

張可頤理解這句話的時候,人到中年,身患疾病。

人總是在陷入痛苦和面對死亡時能夠深度思考人生。

患上甲狀腺炎的張可頤不得不停止所有工作安靜養病。

長期服用激素藥物使得她身體發福。

演藝生涯沒有任何征兆就戛然而止,從[高·潮]到低谷沒有一絲緩坡,直直的落下,像瀑布,直下三千尺。

這種從天上到地下的落差,張可頤只能自己承受。

19歲入行,35歲隱退,16年時間,她沒有留下一個很好的演藝圈的朋友。

她的自我、孤傲、直言不諱、自恃清高,將她捧得高高在上,不屑于與那些人為伍,于是她孤獨的面對著生病、低潮和未知的未來。

后來她自己說,年輕的時候,凡事都愛計較,愛發脾氣,情緒很差,現在明白,那些都沒有意義。

「當時身處高峰,其實內心空虛,充滿負能量,我對事業好緊張,不停面對壓力同事業上的高高低低,外界以為我一帆風順,其實那時我不夠正能量、思想偏離正軌,處事好執著,身心混亂,身體就變差」。

經歷過大病一場,張可頤對生活和人生又了新的感悟。

「經過一場大病,我想做一個新的張可頤,無論多有壓力、緊張,我都要學識寬容、學識講笑、識得放低。」

經歷過了潮起潮落,張可頤懂得了放下成見,和曾經幼稚的自己和解。

再次回歸演藝圈,張可頤演員路再不像年輕時那樣順遂,演配角,演女二,反倒讓她明白認真對待每一個角色的重要。

與宣萱的和解,與四花旦的重聚,盡管沒有成為最好的朋友,但也不再是年輕時劍拔弩張的對手。

2019年,張可頤自立門戶,開設了藝人培訓班,她說年輕時沒有人教她如何怎樣處理負面情緒,怎麼能化解負能量,如今她想用她過來人的經歷告訴年輕人,如何與情緒共處,如何做最好的自己。

順遂時要心懷感恩善待他人;逆境時要提醒自己善待自己。

如今的張可頤已經52歲了,年過半百依然美麗,人到中年才參透生活的真諦為時不晚,絢爛過,低谷過,最終歸于平淡,這才是命運的公平之處。

愿我們順境時都能夠善待他人,逆境時善待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