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杜琪峰這部動作大片,終究還是沒能挽救劉德華的電影公司

黄朔 2022/08/27 檢舉 我要評論

90年代初,港片的發展進入了黃金期,不少電影人都成立了自己的「制片公司」,開始以「獨立制片」的模式,運營自己的電影事業。

此時的 劉德華,也投身到了這股「影壇創業熱潮」之中。1991年,劉天王成立了自己的「天幕制作有限公司」,開始以制片人的身份,嘗試新的事業發展。

不過,劉德華的獨立制片之路,發展得并不順利。1991年到1994年之間,「天幕制作有限公司」接連推出了《九一神雕俠侶》、《九二神雕俠侶》、《吳三桂與陳圓圓》、《真假威龍》、《戰神傳說》、《天長地久》、《天與地》等多部作品。

結果,這些電影作品在票房市場上「盈少虧多」,巨大的財務壓力,讓90年代中期的「天幕製作有限公司」發展艱難。90年代末,港片市場陷入低潮,劉德華的創業之路,也變得更為坎坷。

進入2000年之后,劉德華說服「電訊大亨」 麥紹棠,入股了「天幕」,緩解了公司的財務壓力。引入了新的資本之后,「天幕公司」內部發生了一系列的股權變動,而公司的logo,也被重新設計。

當然,僅靠資本的扶持是不夠的,打造出票房、口碑雙雙過硬的電影作品,才是讓「天幕公司」轉危為安的關鍵。于是, 劉德華找到了 杜琪峰的「銀河映像」,兩家公司攜手打造了動作電影—— 《全職殺手》

劉德華希望這部《全職殺手》,改變「天幕」的命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全職殺手》的誕生,確實改變了「天幕製作有限公司」的命運。只不過,改變的方向,與劉德華的想象,截然相反。

接下來,我們就聊一聊,這部《全職殺手》台前幕后的那些故事。

《全職殺手》的故事,來源自 彭浩翔在1997年時創作的一部小說作品。

90年代中期,在電台擔任節目編導的彭浩翔,因為受夠了打工人的辛酸生活,選擇了辭職回家,專心從事小說作品的創作。

1997年,彭浩翔推出了《全職殺手之神人中最強者》和《全職殺手之美麗街的約會》兩部小說作品,并受到了大批讀者的喜愛。1999年,這兩部小說還被改編成了廣播劇,在當時香港的各大電台風靡。

1999年,還在拍攝《暗戰》的 杜琪峰、劉德華、韋家輝,都因為廣播劇的影響,開始對《全職殺手》的故事產生興趣。

可是,當時的劉德華,正在為「天幕公司」的財務狀況,四處奔波。而當時的杜琪峰、韋家輝,也因為《孤男寡女》、《辣手回春》、《鐘無艷》等作品的拍攝,忙得焦頭爛額。

時間一轉眼來到了2000年,這一年的劉德華,因為麥紹棠的入股,穩定了「天幕公司」的經濟狀況。而這一年的杜琪峰、韋家輝也完成了《孤男寡女》、《辣手回春》、《鐘無艷》的拍攝,騰出了時間。

劉、杜、韋三位制片人,再度對《全職殺手》進行籌劃。而「天幕公司」與「銀河映像」也攜手完成了該片的拍攝。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部《全職殺手》里,導演杜琪峰,嘗試突破「警匪港片」的窠臼,以全新的手法表現故事。創新之余,杜導對不少警匪片經典,還進行了橋段致敬。下面,我們先來簡單回顧一下,這部《全職殺手》的故事。

電影的一開始,伴隨著打字機的響聲,「全職殺手」幾個字,出現在一張白紙之上。此時, 鏡頭一轉,伴隨著一段旁白,反町隆史飾演的「O」,出現在鏡頭之中。

O是一名「殺手」, 還是「全職」的那一種,有組織、有津貼、還有固定節假日

在一次執行任務時,O巧遇了自己的一位高中同學「竹野」。每個人都有過去,每個人也都有同學,「殺手」自然也不例外。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O干掉目標之后,順手解決了自己的老同學。

O完成任務后,轉身離開現場。 鏡頭再一轉,劉德華飾演的「托爾」,進入畫面。

托爾也是一名「殺手」,也是「全職」的那一種,與O的內斂、低調不同,托爾做事張揚,他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這起案子是他干的。

干掉目標后,托爾高調地找到雇主,索要剩余的報酬,可是卻被雇主無情嘲諷。雇主認為,托爾的工作能力不如O,這讓要強的托爾,十分不服氣。

O是「亞洲第一殺手」,而取代O成為「亞洲第一」,也開始成為托爾心中的目標。

這天晚上,托爾通過自己的關系網絡,查到了O的電子信箱,并向其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以示挑釁。

O回復郵件,并詢問托爾是如何知道這個電郵地址的?可是,托爾并沒有回答。兩個「殺手」之間的戰爭,也在這次電郵通信之后,揭開序幕。

鏡頭又一轉,林熙蕾飾演的「惠蓮」成為了畫面的焦點。

背井離鄉,獨自在香港打拼的惠蓮,是一家碟片店的員工。惠蓮在碟片店結識了一位好朋友「蘭茜」,這也是她在香港唯一的一個朋友。

蘭茜白天在碟片店上班,晚上做保姆,去給一位顧客打掃房子。蘭茜告訴惠蓮,找自己打掃房子的這個顧客,很可能是一名「殺手」。

惠蓮一開始以為,蘭茜是在開玩笑。可是一天晚上,蘭茜徹底消失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是生是死。

蘭茜消失后,惠蓮失去了唯一的朋友,她的生活,也很快被孤獨包圍。為了打發無聊的生活,惠蓮開始調查蘭茜的失蹤。她模仿蘭茜,在同一個廣告欄張貼求職信息,結果被一名男子雇傭為了保姆。這名男子,正是O。

惠蓮與O極少見面,她的主要任務,就是幫O打掃房子,每周一次。慢慢地,惠蓮發現,這所房子,好像從來都沒有人住過。O經常出差,他每次出差的地方,似乎都會準時發生命案。

惠蓮開始確定,O就是一名「殺手」。而她對O的情感,也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好像,一個男人越是危險、越是神秘,惠蓮就越是會癡迷。

在惠蓮對O暗生情愫之際,另一個男人也突然闖入了惠蓮的世界,他就是托爾。

托爾被惠蓮的美貌吸引,主動約她吃飯、看電影。托爾真誠地告訴惠蓮,自己是一名「殺手」, 還是全職的那種,有組織、有津貼

同樣都是「殺手」,同樣是危險又迷人,與O的神秘不同,托爾更誠懇,更容易接觸。于是,惠蓮將自己對O的情感,轉移到了托爾身上,二人也迅速墜入了愛河。

相處中,托爾告訴惠蓮,自己有一個心愿,那就是干掉「亞洲第一殺手」O。

鏡頭又又一轉,任達華飾演的「李sir」,開始成為畫面的中心。

之前,O在執行任務時,偶遇老同學「竹野」。為了隱藏身份,他干掉了老同學。可這一切,還是被「國際刑警」李sir留意到。

李sir和搭檔「gigi」(寧采兒飾演)找到了竹野的妻子,試圖尋找線索,查清O的身份。

另一方面,O接到了一個任務。可是,爭強好勝的托爾,卻半路殺出,搶先干掉了目標。O在現場,拍下了托爾的照片,并將照片發送給了李sir,打算來一個「李代桃僵」。

拿到照片的李sir,也開始對托爾的身份,進行調查。

經過調查,李sir得到了托爾的資料,他原名駱達華,原本是一名射擊運動員。

托爾的「殺手身份」暴露后,組織采取了棄車保帥,打算干掉托爾,斬斷線索。機警的托爾,看穿了組織的計劃,他不僅解決了組織上派來的「殺手」,同時還返回組織,干掉了首領。

托爾的瘋狂報復,讓李sir查到了不少新的線索,O和托爾的蹤跡,也開始被「警方」逐漸掌握。

離開組織的托爾,成為了一名「自由人」。為了證明自己比O強,托爾開始瘋狂打探O的消息,用各種手段破壞O的任務。

很快,O所屬的組織,查清了一切。原來,O的經紀人,是托爾的哥哥。他將O的行動信息,全部泄露給了托爾。組織安排O去清理門戶。

再冷血的「殺手」,也都會有一個朋友。而O的這個朋友,就是自己的經紀人。厭倦了殺戮的O,放過了經紀人,并逃離了組織。

叛逃后,O也開始遭到組織的「追殺」。組織派來的「殺手們」,闖入了O的住處。為O打掃房子的惠蓮,也意外卷入了這次殺戮。

而O的一段往事,也在這場殺戮中,再度浮現。

原來,惠蓮的朋友蘭茜,之前就是被O雇傭。相處久了,O對蘭茜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情感。一次,O遭遇仇人報復,蘭茜在槍戰中殞命。

幾個月后,O在廣告欄看到了一則求職廣告。當初,蘭茜的求職廣告,也是張貼在同樣的位置。出于對蘭茜的懷念,O雇傭了這個求職的女孩,而這個女孩正是惠蓮。

相處久了,O對惠蓮,也開始產生微妙的情感變化,他不希望蘭茜的悲劇,再度發生在惠蓮身上。于是,O在遭遇「追殺」時,全力保護惠蓮。

而在躲避「追殺」的過程中,惠蓮得知了O的真實身份,同時還意外發現,樓上陽台掛著托爾的面具。托爾,其實就住在O家的樓上。

惠蓮不禁開始疑惑,托爾追求自己,究竟是因為喜歡,還是別有目的。

隨著O與「殺手們」的交火,「警方」迅速封鎖了現場。李sir也帶隊趕來,對O展開圍捕。

一場激烈的槍戰之后,O和惠蓮被李sir的人馬包圍。

危急時刻,住在樓上的托爾,突然出手,幫助O和惠蓮脫身。

托爾為什麼要幫忙?是因為喜歡惠蓮,還是因為O饒過了托爾的哥哥?這背后的原因,可能只有托爾自己知道。

在混亂的槍戰里,O、惠蓮、托爾相繼脫身,李sir的搭檔gigi,中槍陣亡。

搭檔的去世,讓李sir的精神狀態,變得極不穩定。夜里,李sir看到托爾闖入「警局」,之后又憑空消失。上級安排李sir退休,而無所事事的李sir,也開始將O、托爾的故事,寫成小說。這部小說的名字,正是《全職殺手》。

小說臨近尾聲之際,李sir陷入了創作瓶頸。他不知道,如何為故事結尾。畢竟,那次圍捕之后,O和托爾都不見了蹤影,是生是死無人知曉。

這一天,李sir偶遇了惠蓮,而惠蓮也向李sir,講述了圍捕之后的故事。

當時,O和惠蓮逃離了追捕,O打算就此隱姓埋名、退隱江湖,而托爾卻接到了一個任務,那就是干掉O。

為了解決一切恩怨,O和托爾展開了一場生死決定。最終,托爾干掉了O。兩人一個如愿隱姓埋名,一個如愿成為「亞洲第一殺手」,都算是「求仁得仁」。

講完了O和托爾的故事之后,惠蓮離開餐館。李sir發現,一個男人開車前來,接惠蓮離去,這個男人正是O。

李sir明白,那場決定的勝利者,其實是O。可是,O想隱姓埋名、退隱江湖,所以才讓惠蓮編造了這個假結局。

經過了一番思索,李sir決定按照惠蓮的描述,把「托爾干掉O」,作為小說的結局。

對于李sir而言,他只需要一個結局;對于托爾而言,他只需要一場勝利;對于O而言,他只需要隱姓埋名:對于讀者而言,他們只需要離奇驚險的故事。大家求仁得仁,至于真相,其實也沒那麼重要了。

于是,李sir在打字機上打下了「7月14日,托爾終結了O的一生」,隨著小說的結束,電影《全職殺手》的故事也徹底落幕。

在這部《全職殺手》里,杜琪峰、韋家輝二人,對諸多的警匪片經典進行了橋段致敬。

比如,電影一開始,「殺手偶遇同學」的橋段,明顯是在致敬 王家衛的《墮落天使》。不光是劇情橋段致敬,在鏡頭語言上, 杜琪峰、韋家輝也模仿王家衛,玩起了「旁白」和「抽幀」。

另外,劉德華第一次完成任務,進入酒吧之時,提到了兩部電影。一個是一部墨西哥電影,講的是一個「殺手」帶著一把吉他。另一個是由阿蘭德龍出演的法國電影。

這部墨西哥電影,是 羅伯特·羅德里格茲導演的《殺手悲歌》。而這部阿蘭德龍出演的法國電影,則是 讓-皮埃爾·梅爾維爾導演的《獨行殺手》

在碟片店,林熙蕾看到戴著面具的劉德華,聯想到了一部好萊塢電影。這部好萊塢電影是 凱瑟琳·畢格羅導演的《驚爆點》

而林熙蕾、劉德華在電影院里看的電影,還是杜琪峰導演的《槍火》。 沒想到,杜導在這里,還夾帶了一把自己的私貨

除了在橋段設計上,對經典影片進行致敬,這部《全職殺手》 在表現手法上,也突破了傳統港片的固有模式,嘗試以多人物、多角度的方式,對電影的故事進行表現。

影片將故事講述的重點,放在O、托爾、李sir、惠蓮四個角色身上,隨著劇情的遞進,鏡頭中心在這4人身上來回切換。

可能是因為杜、韋二人首度對這種電影表現形式進行嘗試。所以,《全職殺手》在多角度切換的過程中,造成了一些劇情的瑕疵。而這些瑕疵,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觀眾們的觀影體驗。

2001年,《全職殺手》上映。滿懷壯志的杜琪峰、劉德華,希望該片能夠走向國際。于是在亞太歐美等地的電影市場之上,先后對《全職殺手》進行了宣發。

在港片本土市場,該片雖然拿下了 2000多萬港幣的票房成績,但在海外卻頻頻受挫。在北美,《全職殺手》的票房僅有 2萬多美金。而歐洲市場的票房,也才 15萬左右。

相對于巨大的拍攝、宣發成本,這個票房成績,顯然并不樂觀。

《全職殺手》雖然遭遇了票房挫折,但該片卻讓 杜琪峰、韋家輝在「多角度故事表現」的創作方式上,積累了寶貴經驗。

2007年,韋、杜二人以「多角度」形式聯手創作的《神探》;2012年,杜琪峰以「多角度」形式創作的《奪命金》,都在上映之后驚艷了一大批影迷。

杜琪峰、韋家輝在這部《全職殺手》里「求仁得仁」,可是 劉德華的「天幕公司」,卻因為這部電影,產生了內部矛盾。

《全職殺手》票房受挫后,劉德華、麥紹棠二人對于公司的運營,產生了不同的看法。理念沖突之下,二人的關系,變得十分緊張。2002年4月,劉、麥雙方的矛盾徹底激化,雙方對薄公堂,成為了不少媒體,爭相報道的新聞熱點。

雙方的「訴訟大戰」,前前后后經歷了7個多月。最終,劉、麥二人在庭外達成和解。可是,「天幕公司」卻在劉、麥二人達成和解后不久,走向了結業。

劉德華對于「開公司」,似乎有著十分深刻的執念。「天幕公司」結業后不久,他又成立了「映藝娛樂」。

相比于一直虧損的「天幕」,這家「映藝娛樂」倒是讓劉天王嘗到了「賺錢」的快樂。《瘋狂的石頭》、《風暴》、《掃毒2》、《拆彈專家2》等作品的幕后,都有這家「映藝娛樂」的參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