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會:以和為貴》:一部黑幫史詩,一場勢力與權力的對決

黄朔 2022/07/05 檢舉 我要評論

​《黑社會》的英文譯名是「election」,兩部《黑社會》說的都是「和聯勝」選舉話事人的故事,主要情節圍繞著「爭奪龍頭棍」展開。

影片的第一個鏡頭,拍攝了一桌被攪得亂七八糟的麻將牌,似乎暗示著社團即將被重新洗牌,檯面上的爭鬥正式開始。

在很短的時間內,敘述多方勢力圍繞「爭奪龍頭棍」進行各種明爭暗鬥。這種時間有限,目標明確的設定,本身節奏感就很強,讓人有一種喘不過氣的緊張感。

身處其中的每個人都前途未卜,叔父輩們就「誰該成為話事人」展開討論。再加上剪輯乾淨俐落、節奏明快,《雲宮音》來來回回就那麼幾段旋律,卻烘托得氣氛剛剛好,如此循環往復,反倒意猶未盡,韻味悠長。

有著杜琪峰風格的鏡頭語言,畫面時常只有一處光源,其餘的都是冷色調。這種手法讓人物面孔格外分明,人物的情緒及內心活動極其明顯地外放出來。

鏡頭語言、剪輯、音樂,將「山雨欲來,黑雲壓城」的氛圍渲染得恰到好處,儒雅的黑暗和暴力交織在一起,而半年後上映的《黑社會:以和為貴》將極端的醜惡和血腥赤裸裸地展現出來。

杜琪峰鏡頭下的黑幫大佬,沒有叱吒風雲的英雄豪氣,反而多了一些生活氣息,穿得西裝筆挺,過著買菜遛狗的生活,有一種「我們都是普通人」的氛圍。

導演用有生活氣息的黑幫大佬告訴觀眾,現在的江湖早已不是簡單的打打殺殺了。

《黑社會》結尾處兩人坐在河邊釣魚,表面看似閒情逸致,暗裡卻波濤洶湧。大D以試探的口吻提出兩人能不能平起平坐,不料阿樂心狠手辣,痛下殺手,用石塊連砸大D後腦十四下,硬生生砸死大D。黃沙蓋住大D夫婦余溫尤存的屍體,同時也掩去了阿樂的人性。

當他以野獸的面容行兇之後,與面帶怖色的兒子坐在車裡之時,其他泯滅人性的人以同樣的方式了結了他們。阿樂對權力有無止境的貪婪,為了連任不擇手段,于是落了和大D一樣被砸腦而亡,屍體被繼續蹂躪的下場。

吉米可以分屍絞肉喂狗而面不改色,卻仍陷入爭權的泥沼。他可以揮拳洩憤,卻改變不了「我不想做古惑仔」的命運使然。

儘管他看清了黑社會的局勢,在爭奪龍頭棍這場遊戲中獲得了成功,卻依然要在「我兒子是律師是醫生」中自我掙扎,一種傀儡的無力感擊潰著他。

沒有自由意志,只能「謝謝合作」。一個人在這無邊無際的烏雲下顯的壓抑、無助、無法逃離。

怎樣才算有權力?什麼是勢力的大與小?和聯勝的勢力算不算大?話事人算不算有權力?這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在影片緊張刺激的氛圍中被拋出,拷問著電影裡的每一個人。

黑幫爭鬥只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阿樂、大D、吉米在檯面上的打打殺殺,「和聯勝」的老傢伙們在房間中的「民主」選舉,他們都相信要去爭,要靠自己改變命運。

然而最終也躲不過被人操縱的命運,不僅如此,還在爭奪中丟掉了自己的情義,抹滅了人性。

情義是和聯勝的遮羞布,和聯勝定下的條條幫規指向的都是情義無雙,而事實是做事的手段陰損惡毒,全然沒有江湖情義。

杜琪峰的黑社會揭示的是真正的社團的黑暗,殘暴,人心的貪婪和醜惡,而不是展示古惑仔的情義、責任。

在鄭浩南飾演的冷酷無情、明碼標價的殺手面前,在吉米血濺鈔票、人肉喂狗的重口味手段面前,在樂少為了權力不擇手段面前。

第一部中驚鴻一瞥的角色飛機,第二部中加重了這一角色的戲份,講義氣、講信用、講良心的飛機,是整部電影的人性之光。

那個下車後,隨手將名片扔進路邊垃圾桶,喘著粗氣的飛機,儼然一副昔日黑幫英雄的做派。可即便如此,那個充滿情義的江湖,已不復存在了。

一顆星星雖然閃閃發光,但終究不能照亮無垠的黑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