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黑社會》,比「古惑仔」更真實的香港黑幫電影,講的豈止是黑社會

黄朔 2022/08/09 檢舉 我要評論

十幾歲時看《古惑仔》系列電影,讓人熱血沸騰,仿佛西瓜刀在手,天下我有,搶地盤、看場子、泡馬子,多麼風光!

20年後再回味,簡直圖樣圖森破,這不就是一群小癟三在幾個大佬的操縱下當炮灰的故事嗎?

韓琛說的「一將功成萬骨枯」,你以為你是那個「將」,其實你是「萬骨」之一,你以為你會成為銅鑼灣的扛把子或洪興的話事人,但最終成了大天二、蕉皮以及在報刊亭賣雜誌的大頭。陳浩南如果沒有主角光環,估計墳頭草都好幾丈高了。

這部電影有時代性,針對特定的人群和場景,過了那個時代,過了那個年齡,就沒有共鳴了,也很難共情了,找不回當初的感覺。

這雖然很遺憾,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一二十年後,一個人的心態和思維還停留在《古惑仔》時代,那才可怕。

告別和否定過去的過程,我們通常稱之為成長。

告別了《古惑仔》時代的人,接下來將進入《黑社會》時代。

《黑社會》是2005年的電影,按時間算它現在也已經過時了,但它與《古惑仔》不一樣,它裡面的那些東西,還有生命力,能讓人常看常新。

打個比方,《古惑仔》是一部粗糙的爽片,講陳浩南和山雞一路打怪升級的故事,《黑社會》則是一部考究的藝術片,講黑社會內部的權力鬥爭,探討黑社會與警方、政治的關係。

聯繫歷史、時代背景以及影片中的一些細節,從更宏大的視角來看,可以發現,影片固然在講黑社會,但又不僅僅在講黑社會,就像《笑傲江湖》一樣,它表面上在講江湖,其實在講人性和廟堂。

這類作品有一個共性,都是借一個故事,來揭示一些具有普適性的東西,它們像公式、原理一樣,能放到所有類似的場景中,顛之不破,能隔絕時光的侵噬,歷久彌新。

這樣的作品,我們稱之為經典。

01 權力平衡

《黑社會》最初的片名叫《選事佬》,英文名叫《Election》,即選舉、選話事人的意思。

「和聯勝」社團又到了2年一次的話事人換屆選舉,在所有地區老大中,阿樂和大D是最有實力的兩個選手。

「和聯勝」的選舉機制很有意思,投票權不在全體社員手上,而在9個叔父輩元老手中。

至于為什麼在叔父輩手中,資歷最老的元老鄧伯是這樣解釋的:

「我年輕的時候,就已經由叔父們選話事人了,那時候我就想,這些老東西已經一把年紀了,沒權沒勢,憑什麼?後來我才知道,是輩分,他們說的話,大家會尊重。」

幾個叔父輩元老關上門窗,拉上簾子,吞雲吐霧、喝茶聊天中,就可以選出下一屆話事人。

由于權力來源于元老會議,阿樂和大D想當話事人,必須搞定這些元老,讓他們支持自己。

關起門來選話事人

大D是荃灣地區老大,他勢力最大,手下最多,但為人囂張跋扈,做事方法簡單粗暴,選舉前幾天,他直接花錢收買元老們,一人20萬。

阿樂是佐敦區老大,實力不及大D,為人低調有城府,他平時極力籠絡元老們,元老們有事,他盡心盡力幫忙,出錢又出力,人緣很好。

一個勢力大,一個人緣好,投票期間,元老們爭執不休,開始爆粗,火藥味漸濃。

這時候鄧伯說話了:「有錢能使鬼推磨,得點好處倒沒什麼,如果誰給的錢多就選誰,不如拍賣吧,我們毫無公信力,還要我們幹嘛。」

說完,鄧伯又拋出了最關鍵的一句:「社團不能被一個人獨大,要平衡。」

中國幾千年歷史和古老權謀學說,在反復印證一個道理:權力需要平衡。

鄧伯

文官與武將需要平衡,皇權與官僚集團需要平衡,地方與中央需要平衡,實力最強的人,需要有一定的制約,沒有制約,就沒有平衡,沒有平衡,就沒有秩序,進而不可持續。

一家獨大的強人,會變成脫韁野馬,最終走向自我毀滅,拉大家一起陪葬。

以前有本叫《二號首長》的小說,反復闡述過權力平衡問題。

官場的本質是什麼?是權力平衡。上策是用政治智慧來達到權力的平衡,中策是用權力置換或者相互妥協來達到權力的平衡,下策是用強硬的武力來解決權力的平衡。

在這種平衡中,某些人的權力將被剝奪,有些則是利用提拔、調動、或者正常退休等手段來進行調整,完成新的權力分配,以達到一種新的平衡。

「和聯勝」的話事人是2年一選,不許連任,時間很短,看似不近人情,話事人第一年熟悉情況,第二年剛找到點當龍頭老大的感覺,就得下臺,很不利于話事人發揮才幹,不利于社團的長遠發展。

O記

但是,從權力平衡的角度解釋,這是一個很好的機制。時間太長,話事人樹大根深,誰也動不了話事人,話事人會一直幹到死或者指定下一屆話事人,就像新記(影片中另一社團,話事人是世襲的)一樣。

到時候,大家的「和聯勝」就會變成話事人的「和聯勝」,個人壓倒社團,全社團一起倒楣。

另外,「和聯勝」話事人的位子,對社團整體的發展,影響並不是很大,比如前話事人吹雞,怎麼看怎麼垃圾,但「和聯勝」照樣在發展,沒有陷入四分五裂。

說到底,話事人的位子,在猛人手中可以號令社團,在庸人手中,就是召集開會的主持人。

大D太囂張跋扈,對元老們不尊重,勢力又最大,一旦當了話事人,整個社團都會被他踩在腳底下。

所以,鄧伯要支持阿樂,讓阿樂來平衡大D。

果然,鄧伯一表態,那些中間派和支持大D 的元老們,紛紛轉向,支持阿樂。

鄧伯支持阿樂當話事人,以及在《黑社會2·以和為貴》中反對阿樂連任,都是為了權力平衡。

02 生存空間

鄧伯找阿樂單獨談話,告訴他話事人需要拿到龍頭棍,這根龍頭棍已經一百多年了,經過了幾十個話事人的手,它是社團的權威,也是權力的象徵。

當阿樂準備找前話事人吹雞交接龍頭棍時,大D給吹雞打電話,要他把龍頭棍交給自己。

吹雞拿了大D的好處,要看大D 的臉色行事,但龍頭棍事關重大,他不敢破壞規矩給大D,于是讓手下四眼明把龍頭棍帶到了深圳。

阿樂要千方百計拿回龍頭棍,大D也要不擇手段搶奪龍頭棍,「和聯勝」各方人馬對龍頭棍展開了激烈角逐,一場風暴逐漸形成。

「和聯勝」換屆掀起的風暴,引發了警方干涉,阿樂、大D 、鄧伯以及相關元老都被抓了。

警方一直在密切關注「和聯社」換屆,如果權力平穩交接,警方懶得管。一旦出現暴力行為,影響社會治安,警方就要出手。

正如O記許長官說的:你們鬧事,我就要做事。

許長官對鄧伯等人訓話:香港有幾十個社團,有很多你們這種人在混飯吃,沒有黑社會根本不可能,我呢,是打擊黑社會的,我要秩序,誰鬧事我就要打誰,打死他!我不管你們誰支持阿樂誰支持大D,我要你們去擺平他們兩個。我不想看到「和聯勝」打架。

鄧伯讓人找阿樂和大D談話,大D不承認這次選舉,揚言要組建「新和聯勝」,另立門戶。

許長官找鄧伯要結果,鄧伯說了一句:打架。

許長官:你耍我?

鄧伯:我說不打,兄弟們會不服,個個都打著社團的旗號混飯吃(大D犯了社團大忌,必須滅之)。

許長官很不滿:你以為你們做的是正當生意?你們有沒有的吃,就看我們給不給,我們不給,代客停車也不給你們做。試試看,誰犯罪我抓誰。

鄧伯很淡定:那你看街上沒代客停車會怎麼樣?黑社會沒飯吃又會怎麼樣?我們「和聯勝」有5萬人,其他社團加起來有幾十萬人,沒規矩就沒秩序,看看你們的牢房坐不坐得下。有些東西,要講原則。

這段對話很有意思。

許長官要秩序,他明白社會上不可能沒有黑社會,剷除了一個社團,另一個又崛起,抓了一個大哥,另一個又冒出來,只要黑社會不鬧事,社會繁榮穩定,他可以容許黑社會存在。

鄧伯也要秩序,不過他要的是社團的秩序,如果有人不守規矩,搶奪龍頭棍,另立門戶,那就號召大家群起而滅之,這是社團的運行法則,不會因為警方的干預而改變。這也是鄧伯口中所說的「原則」。

許長官的「秩序」和鄧伯的「秩序」是衝突的,這個衝突在《黑社會1》中沒法解決。

許長官

在《黑社會2·以和為貴》中,石副廳長讓吉米永遠持有龍頭棍,一代傳一代,這個問題才得以解決——沒有選舉,就沒有紛爭了,社會安定繁榮,大家以和為貴。

「不是不讓你們生存,但要適可而止。」石副廳長對吉米如是說道,「你來管理HK‘和聯勝’,HK的社會治安會更好一點,HK會更加安定和繁榮。」

黑社會看似很風光,其實在夾縫中求存,他們之所以能存在,一是社會有這個土壤,二是有一定的利用價值。

如果擺不清自己的位置,不聽話,失去利用價值,成為阻礙和麻煩製造者,那就離死不遠了。

03 都是生意

在拘留病房的吹雞,抖出大D的黑料,如果坐實的話,大D要坐牢,死定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阿樂讓人弄死了吹雞,幫了大D一把,還把他從警局保了出來。

阿樂幫大D,不是因為他當了話事人格局變大了,而是因為幫大D能幫他實現利益最大化。

阿樂

用他自己的話說:我幫大D為了什麼?求財嘛,沒有跟誰過不去,時代不同了,談的都是生意。古惑仔不用腦,一輩子都是古惑仔。

阿樂力量有限,他需要聯合包括大D 在內的所有社團力量,搶奪新記的尖沙咀地盤,這也是他之前出來競選話事人對社團的承諾。

于是,兩人在車內進行了一次談判。

阿樂:吹雞以前做的事,我照做,你談的生意,我以話事人的身份幫你搞定,所有利益全都歸你,一起打回來的地盤,大家對半分,下一屆,我全力支持你做話事人。如果你非要另起爐灶,這兩年我什麼都不做,我帶整個社團打你,我會準備兩副棺材,一副給你,一副給我。一起走,還是在路口下車,你自己決定。

阿樂和大D

恩威並施,大D服軟了。兩人結為異姓兄弟,一起殺了新記尖沙咀老大恐龍,拿下了尖沙咀這塊富得流油的地盤。

事成之後,兩人在天臺上俯瞰勝利成果,載歌載舞,還說有錢一起賺嘛。

像阿樂這樣的聰明人,心中沒有敵人,也沒有朋友,只有利益。

為了利益,他可以和死對頭把酒言歡,也可以和好兄弟反目成仇。

敵和友,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後來,阿樂和大D在河邊釣魚,大D提議社團應該增設一個話事人,想分享阿樂的權力。

阿樂臉上努力擠出微笑,一邊打哈哈,一邊用力扯手上的魚鉤,把魚的嘴都扯破了,殺心已現,他趁大D不注意,搬起石頭砸死了大D,終結了這場權力鬥爭。

權鬥面前無父子,何況結拜兄弟。

大D蠢得可以,不如叫大傻。古惑仔不用腦,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過,相比最聰明的吉米而言,阿樂到底還是差點,這也是他在第二部中,沒能鬥過吉米的原因。

在第二部中,阿樂的話事人到期了,他貪權戀位想連任,遭到了鄧伯的反對。

鄧伯勸阿樂:你不要傷腦筋了,誰人不貪心呢?我年輕的時候,也想過連任,但叔父輩跟我說,要退就退的漂漂亮亮,老了還有人尊重。做見不得人的事,死路一條。

但是,阿樂陷入了我執之中,他迷戀話事人的位子、龍頭棍的威風,不惜破壞規矩,不擇手段,用武力消滅其他競爭者。

相反,吉米對社團沒什麼感情,他加入社團是為了獲得保護,成為社團成員後,他也只想著做生意賺錢,心裡根本沒有社團,甚至一心想甩掉社團的標籤。

石副廳長

當他去大陸做生意的時候,被石副廳長拒絕了,理由是他不是「和聯勝」的話事人,潛臺詞是他沒有統戰價值。

為了能在大陸順利做生意,吉米被迫出來競選話事人。

對他而言,社團和話事人都是手段,不是目的,他的目的是做生意。

顯然,相比阿樂的偏執和瘋狂,吉米的心態更超然,目的更純粹,更好控制,這也是石副廳長選擇支持他並將龍頭棍交給他的原因。

石副廳長說了:「我們不是不相信選舉,我們是怕兩年後選出來的人,像林懷樂(阿樂)一樣,幹很多非法勾當,擾亂社會秩序,這是我們不想見到的·······你是我們信得過的人。」

被招撫收編,社團才能生存。你幫我維持秩序,我讓你做生意賺錢,大家以和為貴,各自安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