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上映,鞏俐破尺度表演,被迫刪減40分鐘,電影依舊經典

乖张 2021/05/1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電影圈,配稱「皇」的演員只有一個—— 鞏俐

鞏皇,不僅只是一個稱號,更是一種實力的象徵。

這麼多年來,演了那麼多戲,角色和骨子的氣質總是一脈相承。

《大紅燈籠高高掛》裡的四姨太、《菊豆》裡的農村婦女、《藝伎回憶錄》裡的一代名妓.....

無一例外,全都是名正言順的 「大女主」

而鞏俐在這些電影裡,得到了前從未有的自由。

雖然沒有任何過火的鏡頭,但是卻展現了更猛烈的欲望。

唯獨《畫魂》,是鞏俐從影以來尺度最大的一次表演。

儘管這部電影是當年國產片的票房冠軍,但是上映前卻遭到了大量刪減。

即使這樣,影片依舊不容小視。

1994年上映,鞏俐破尺度表演,即使刪減40分鐘,但電影依舊經典:

一、著名女畫家潘玉良的傳奇一生本片改編自女作家石楠的小說《畫魂:潘玉良傳》,講述民初女畫家潘玉良極富傳奇的一生。

影片中人物和故事,均是真實的歷史。

潘玉良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女人,她原是一位青樓女子,後來成為了我國著名的畫家。

潘玉良師出名門,曾與徐悲鴻共同拜師法國著名畫家達仰·布佛萊。

她的一部作品,曾被拍賣到2200多萬。

在1938年至1974年間,潘玉良輾轉英、美、法、德、意、日等地舉辦個人畫展,並且參加各種藝術比賽,榮獲20多個大獎。

徐悲鴻曾說:「在當時,能配稱為畫家的不過三人,其中之一就是潘玉良。」

關於潘玉良的故事,存在著多個版本,除了鞏俐主演的這部電影外,還有音樂劇形式,以及李嘉欣,胡軍,伊能靜,劉燁版本的《畫魂》。

但是在眾多版本中,還是鞏俐這版最為經典。

二、鞏俐破尺度的表演鞏俐與張藝謀合作過十次,而《畫魂》嚴格來說是鞏俐拍的第一部非張藝謀導演的作品。

影片在上映後,引起了很大的爭議,為此整整 刪減40分鐘才播出。

但是無論怎樣刪減,都無法磨滅鞏俐的演技,以及傑出女畫家潘玉良的坎坷藝術之路。

在片中,鞏俐將一個不屈服命運的女人,演繹得至誠至真,堪稱經典。

潘玉良,原本姓張,從小父母雙亡。

14歲那年,被舅舅賣進了安徽蕪湖一家青樓,從此淪落成一名風塵女子。

果然,潘玉良很幸運,她遇到了人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男人——潘贊化(爾冬升 飾)。

潘玉良到了「破瓜」的年紀,老鴇準備讓她接客。

沒想到,潘贊化對她百般疼愛,不僅把她娶進門,還拿出錢供她讀書、學繪畫。

1918年,23歲的潘玉良,考進了上海最好的私立美院:上海美專。

在學校裡,有一門藝術類的基礎課——人體寫生。

然而,裸模這個職業,在當時看來有傷風化,引發了一大片的爭議聲。

但是潘玉良卻非常熱愛這門學科,並且躲在澡堂裡偷偷畫。

結果,被人發現後,不僅把畫給撕爛了,還把她推入浴池裡教訓一下。

迫于無奈,潘玉良只好回到家中,自己脫掉衣服,拿起畫筆畫自己。

插一句題外話,90年代初的鞏俐,早已是國內外極具影響力的女演員。

在《畫魂》上映的同一年,她的《霸王別姬》、《活著》、《唐伯虎點秋香》接連上映,受到了廣泛的關注。

很顯然,《畫魂》被認為是鞏俐的轉型之作,有意擺脫「謀女郎」的一次嘗試。

後來,潘玉良去了巴黎學繪畫。

1929年,潘玉良學成歸來,擔任上海美院西洋畫系主任。

然而,這份工作卻給她招來了異樣的眼光,很多人歧視她的身世,詆毀她的作品,認為這樣的人不配當老師。

原本,潘玉良想要舉辦一個畫展,但受限於當時的環境,結果被迫中止。

這時,她才猛然的發現,自己的畫不可能被世人所接受。

於是在1937年,潘玉良再次前往法國,並客死他鄉。

在去世前,她將所有的畫作託付給同鄉,全部運回國收藏。

三、被剪得七零八落的經典潘玉良的一生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

如果不是潘贊化,她肯定不會有後面精彩的人生。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如果不是自己的努力,她也不可能真正活出自我。

從風塵女子到藝術家,潘玉良的一生,展示了一個優秀的女性通過不斷地努力和抗爭,漸漸認識和實現自我價值。

儘管電影遭到了無情的刪減,但是依舊掩蓋不了它的光芒。

作為一個關注女性的導演,在講述潘玉良時,黃蜀芹更多是著重描繪潘玉良這個個體,對於背景和群像的描述,則被一筆帶過。

但是這麼濃厚的筆墨,並沒有讓觀眾感受到那個年代女性的其他特點,反倒是顯得平淡和表面化。

鞏俐本色出演,刪減40分鐘上映,這部國產片生不逢時,被埋沒27年。

總而言之,潘玉良的一生,遠比電影傳奇。

從主題到內容,相比《小時代》、《我的前半生》等女性主義的作品,《畫魂》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