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家安江湖奔波記:「茶樓奇案」背后的江湖兄弟情

陆凡 2022/05/27 檢舉 我要評論

引言:

十九年前,在香江某茶樓、發生過一件轟動全港的離奇命案,

傳奇富豪「雪茄林」于大庭廣眾之下、被神秘人一槍取命,半年后、兇徒陸續歸案,消失多年的「湖南幫」老大「劉小毛」、深度卷入其中,四年后、推手浮出水面,曾出演82版《霍元甲》的知名商人楊家安、竟然是幕后真兇,事件總算平息。

蹊蹺的是,楊家安否認與「雪茄林」有矛盾過節。

一切都擺在臺面,一切又撲朔迷離。

更像掐頭去尾后、展現世人前,被看見的那部分、陽光下清晰耀眼,無所從來的幕后前生,仍舊濃霧繚繞、疑云重重。

看官無需多慮,朝陽終會穿云破霧、遍灑金輝,照得個朗朗乾坤:天清氣暢、風暖景明。

今重提故事、舊瓜新吃,奉上香江陳年懸案、交由諸君觀摩品評。

一、楊家安、劉小毛:江湖風雨多,兄弟然諾重

02年夏末某晚,上環港澳碼頭。

一場新雨洗過香江,對岸明樓輝煌、遠處海波溢彩,腳下潮水初漲、耳邊濤聲嗚咽。

「有時覺得人生如夢,難分清眼前是幻是真,想與過往春風得意、傷心憔悴一道捐盡,猛回頭才發覺陷得太深,進不得退不能、惟有強撐。」

說話的人叫楊家安,50歲,上市公司楊氏集團主席。

楊家安早年在演藝圈打拼多年,曾以霍元甲大弟子陸大安一角馳名,后投身商海,以炒樓發家,與林漢烈、羅兆輝并稱「香港地產三擎」,開辦摩托車廠,被譽為「摩托車神」,開發元朗「家安花園」,監制出品多部電影,旗下擁有酒店、旅行社、賭廳、上市公司等諸多產業。

「兄長何出此言?儀表堂堂、風光赫赫,商海覆手翻云、交際名流顯貴,衣食錦玉、伴行豪車,產業遍地、報紙常客,外界多少人羨慕不來!」

對話的人是劉一賢,43歲,外號「小毛」,曾經名動港澳的「湖南幫」老大,與楊家安是相交多年的結拜兄弟。

當年「小毛」卷入陳耀興之死等多起江湖仇殺、成了本港幫派眾矢之的,94年湖南幫解散、「小毛」門頭冷寂,彼時轉型商界頗為成功的楊家安、與「小毛」過從甚密,初識不計利益、無關江湖,常來把酒言歡、時有經濟幫扶,兩人后在澳門合作經營賭廳,交誼甚厚、關系匪淺。

劃過夜空的探照燈光柱,照盡星河落寞、掃過人間繁華。時值晚高峰,路燈璀璨宛如錦繡天街,車流綿延好似燙金游龍。岸上飛雨細細,碼頭輕霧濛濛。

「不瞞你說,5年前投的‘星際城市'把我壓垮了、垮了,至今都沒能從97年的金融危機中翻身,連環債務早把我弄得焦頭爛額、分身乏術。早年誤打誤撞進入商海,風光歷盡,如今更是甘苦遍嘗,三年前忠民(注:楊家安獨子)工作承壓燒炭自盡,我竟愛莫能助,翻來覆去無非就是個錢字,無奈我也是蛛網糾纏、沉籠入水,光、會照進來嗎?我不知道。每天強打十二分精神、年過半百奔波球場會所,成日陪笑奉承、裝扮風光,外界不懂人后悲涼罷了。

有時我真羨慕你們江湖人,愛恨痛快!」楊家安今天出奇的話多。

「江湖刀口舔血,都不好過。」「小毛」分明覺得楊家安話中有話,兄弟多年,人前場面話、醉后性情語經歷太多,難得傾心、不妨讓他講下去。

「小毛,你我都是過來人。我從十幾歲入娛樂圈就想拔尖出頭,可嘆最大名堂就是配角陸大安,之后轉投商界,幻想有朝一日成為真正的操盤話事人,一個大浪打來、數年不得翻身。

商海詭譎殘酷,要麼上臺、要麼下場。現在有一個機會,我想抓住。」楊家安直直盯著海面。

「這麼多年兄弟情誼,總是兄長幫照小毛、無以為報。既然兄長說了,我來辦。」「小毛」一直保留著「大圈仔」特有的慷慨直爽。

「你我都明白,我們都是局中人、不是下棋者。保重。」楊家安用力捧住小毛雙手。

西區隧道涌出的車流如銀龍落鱗、匆匆穩穩投進城市蜂巢的溫暖小窩。涼涼的海風吹過來,像吸了一口又一口腥濕、咸澀的水煙。

「好久沒出來吹風了,年輕時常來這邊看海。」楊家安又回頭看了看海,「走吧,一起吃個飯。」

「小毛」上了楊家安的奧迪座駕,10分鐘后來到中環蘇浙會館。

包廂內明燈高照,佳肴滿桌。且看坐上三人,兩人共同好友「鮑哥」、楊家安在高爾夫球場上認識的朱老板、楊家安的總會計師「阿色」已恭候多時。

席上談到X老板與林漢烈的矛盾,楊家安志在必得:「文事交給阿色,武事交給毛哥(小毛)……」沒錯,「目標」就是外號「雪茄林」的本港富商林漢烈。

楊家安轉向「小毛」,二人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二、阿文、阿冰:江湖萍水逢,兄弟輕死生

「小毛」向楊家安講明,此事純粹出于兩人兄弟情誼,錢一分不收、會一幫到底。

楊家安在澳門將200萬酬金交給「小毛」,之后在九龍塘火車站,讓外甥小何、司機小崔將林漢烈照片資料送到「小毛」手中。

這邊「小毛」也迅速展開部署:

先是找到「湖南幫」舊部「阿冰」,「阿冰」彼時在濠江做賭廳經理,

02年10月底,啟德機場旁某高爾夫球場,「小毛」對「阿冰」說:

「有人出200萬搞一個人,找兩個人把事情辦了。」

「最好從內地找。」

「管你從哪里找,半個月內做成再加50萬。內地找也好,50萬就可以搞定,你可以多掙點兒。」

「阿冰」又找到手下「阿新」,「阿新」拉來了自己兄弟「阿文」。「阿冰」在酒吧跟兩人見了一面,便看中了「阿文」。

「阿文」是益陽沅江人,身材矮小,只有160左右,長相不像殺手、更像普通的農民工,只是眼神中不時流露的剛毅冷峻、仿佛在說此人也曾有過不凡經歷。

「阿文」在家人朋友眼里,是一個善良要強、正派講義氣的人。鄰居和小學同學說他沉默寡言、但是很懂禮貌,「阿文」從7歲就開始做飯,燒得一手有口皆碑的好菜,父母對「阿文」家教嚴格,在外面鬧事、不管有理沒理都是先批評自己孩子,插秧割麻都是一把好手、有空還幫鄰居做農活。95年「阿文」參JUN,拿過營JUN事訓練先進個人、全團大比武第二,退YI前部隊打算把他留下、他嫌自己文化不行把名額讓給了ZHAN友。

98年南下打工,因為文化水平低、不好找工作,剛到東莞只能睡到立交橋下、后來住進爛尾樓里,先是在高爾夫球場做球童、又輾轉去印刷廠做保安,自己過得困難、「阿文」對ZHAN友很是慷慨,在家大家都喜歡到阿文家喝酒,到了南方、沒找到工作就住阿文這里、發工資了誰沒錢就先拿去花,阿文父親眼被麻稈戳傷、大家湊了2000讓阿文寄回家做手術。

后來交了女友,阿文的生活更是捉襟見肘,三年里沒往家寄過錢、過得不好也沒面子回家。

阿文很孝順、總覺得虧欠家里,內心里憋著一股氣、哪天一定要風風光光回來,給家人長臉。

當時ZHAN友湊錢給阿文買了輛摩的拉客、可惜一個月后便被收走,落魄的「阿文」遇見了混社會的老鄉、「阿冰」的馬仔「阿新」,一來二去便成了「阿冰」的打手。

當阿冰提出拿40萬港幣讓阿文和阿新去香港做事時,兩人第一反應是開心,認為發財的機會來了,便跟著阿冰來到香港。

事前,阿文到林漢烈經常光顧的陸羽茶室踩點兩天,第三天林漢烈仍遲遲不來,阿文心想再過5分鐘不來就撤。

三、林漢烈、楊家安:商海比江湖,兄弟值幾錢?

林漢烈外號「雪茄林」,是香江商界風云人物,經常叼著雪茄、開著勞斯萊斯出現在公眾場合,為人高調、出手豪爽、作風大膽狠辣,人稱「潮州怒漢」,經常在幾個小時內敲定上億港幣的買賣,90年代在樓市、股市斬獲頗豐,身價數十億。

林漢烈白手起家,十幾歲從紗廠小工做起,一邊工作一邊惡補英語,從貿易公司文員干到銷售經理,80年代開設利榮洋行,每天工作十六七個小時,廠商來電隨時待命,靠踏實肯干和美國人脈撈到第一桶金,90年代初開始炒樓、炒股,發財之后開始變得高調。

據稱林漢烈與楊家安也是結拜兄弟,兩人在90年代中期的高登計算機廣場、金鐘五金中心等業務中有過多次合作,后投資合建會景閣、南洋玩具中心等多個大型項目,處于從屬地位的楊家安獲利頗多,一心做大的楊家安、97年砸下十億投資「星際城市」,金融風暴來襲、項目爛尾,林漢烈出手相助,兩人資金往來頻密、留下不少財務恩怨。

90年代末,林漢烈爆發財務危機,99年名下商場被匯豐銀行接管,00年旗下南洋中心因拖欠75萬物業費被告上法庭、之后傳出林發不起員工35萬工資、合作伙伴追討2500萬債務,林漢烈也將勞斯萊斯轉到弟弟名下、將所住玫瑰新村豪宅過戶到一家空殼公司。

出行勞斯萊斯開道的林漢烈,其實已經外強中干,雖然三天兩頭到富貴會所陸羽茶室吃飯、其實都要他的內地朋友買單,雖然在外面云淡風輕、債務已然將林漢烈逼成熱鍋螞蟻。

01年底,「雪茄林」與某富豪矛盾惡化,上告香港最高法院追討2.5億賬款,后更稱對方是代持替自己代持股份、申請將其名下球會清盤,同時掌握了該富豪關聯公司的大量假賬,如不還錢、將對其一擊致命,雙方鬧得不可開交。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邊,楊家安已然悄無聲息地、在林漢烈經常出現的富貴會所,部署好獵殺行動。

02年11月底的一天上午,香港陸羽茶室。

林漢烈開勞斯萊斯載著《職業馬報》董事關卓華與另一名友人、關的兩個兒子,照常來到茶室盡頭的18號桌吃茶。林熱衷賽馬,手下還有兩匹、并曾在賽事兩奪頭馬。

林漢烈打開當天的報紙、看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品評起來。「老馬啊,你看李小龍死因又上報紙了、還編的煞有介事,為女復仇、被李小龍拋棄富豪獨女珍妮特自盡,有名有姓的米國億萬富豪休博比斥巨資研發神經藥物MBN、派人潛入李小龍身邊將其毒殺,我讓業內朋友專門查了米國資料和李小龍情史,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嘛!」

關的小兒子起身小解,隔壁的一位白衫西褲的男子也恰從衛生間走出,沒錯、就是在此等候多時的阿文。

「現在是暴風雨前最后的平靜,10天后我的官司開庭、定會在香江攪起翻天巨浪,關兄且安享……」埋在報紙間的林漢烈頭也不抬、興致盎然。

突然,關卓華呆住了。從衛生間走出的男子沖上來、倏得用右肘扣住林漢烈脖子,左手持一把五四黑星對準他的左太陽穴,斜上45度夾角、熟練扣動扳機、一槍爆頭。

茶室亂作一團,食客、侍者紛紛鉆到桌下。

阿文淡定離開,與門口接應的阿新一起駕車逃走。

尾聲:

事后,阿文和阿新各分到17萬港幣,在澳門賭廳玩了一圈兒后、阿文回了一趟老家。

帶著墨鏡的阿文將裝在密碼箱的十萬交給父母、并給了舅舅四萬,然后消失。

阿SIR根據阿文留下的楊家安賭廳贈券順藤摸瓜,相關人員陸續被捕歸案。判決當天,阿文向受害人家屬鞠躬、自請死刑,楊家安否認自己與林漢烈有生意糾紛、也不承認居間調解林漢烈與他人糾紛,同時請來包括知名法學家在內的豪華律師團為自己辯護、終究無濟于事。

阿文年過八旬、當過小學校長的爺爺,痛罵孫子為了十幾萬鋌而走險,阿文稱對不起事后收留自己的ZHAN友小鄔、是江湖兄弟情害了自己,楊家安親屬稱事后收到莫名巨款、并稱外甥小何「出賣」照顧了舅舅楊家安,楊曾連續兩年給「小毛」家人每月兩萬、不過被對方拒絕,轉贈小毛馬仔,阿新想見一眼剛出生的女兒、終未成行。

阿文被處死XING,楊家安、小毛、阿冰無期,阿新13年、小鄔3年,楊家安外甥小何、司機小崔獲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