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華強:兩段婚姻兩個兒子,弟弟向佑囂張跋扈鋃鐺入獄,向佐無意家業只想拍戲低調優秀

黄朔 2022/07/28 檢舉 我要評論

1979年,向華強前往臺灣拍攝電影《怪招軟皮蛇》,遇見了被母親賣進舞廳的陳嵐。

當時的陳嵐風華絕代,已經成為了一名時尚模特,即使是和關之琳等女星站在一起也毫不遜色。

不少臺灣的富家子弟以追求「臺灣第一模特」的陳嵐為風向,而31歲的向華強恰恰也拜倒在了陳嵐的石榴裙下。

但彼時的向華強早已和李小龍的「情人」丁佩有了婚約。

1973年,李小龍在丁佩家中與鄒文懷談事情,但就在鄒文懷走後,李小龍卻猝死在丁佩的床上,自此丁佩成了眾矢之的,外界的辱駡和懷疑讓丁佩不堪重負,星途全毀。

一年之後,丁佩與向華強在《鐵證》劇組相遇,兩人相知相識,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

但這部電影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因為丁佩的緣故,這部電影最終沒有上映。

眼看丁佩陷入了絕境,向華強決定拉丁佩一把,1978年,向華強與丁佩結婚。

做出「義舉」的向華強卻又陷入了險境。

說起向華強的父親向前,本是少將,戰敗之後逃到了香港,創辦了新義安。

風流成性的向前娶了4個老婆,生了十幾個孩子,而向華強的母親生性懦弱,連帶著向華強也不被向前寵愛。

而本就不得寵的向華強卻娶了「狐狸精」,家族的埋怨,外界的異樣眼光,讓向華強遭到了向前的冷落。

本著「義氣」的向華強在遇到陳嵐之後,產生了離婚的想法。

回到香港後,向華強與丁佩提起了在臺灣的故事,而丁佩哪裡不知道他的意思。

索性主動與向華強離婚,還了「婚姻」的恩情。

離婚之後的丁佩卻沒有埋怨,在提起這段感情時,她只是淡淡地說:

「當時我需要一個避風港一個靠山一個家,這個家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在與丁佩分開後,向華強對陳嵐展開了追求,並且對她許下了一生的承諾:

「娶了你之後,這輩子我都不會與任何女星傳出緋聞。」

這句話讓陳嵐在豪門堆裡選擇了一窮二白的向華強。

1980年,向華強與陳嵐結婚,1983年,向華強的弟弟向華勝負氣離家,深知演戲不會出頭的向華強有了開公司的想法。

兩人拿出了一筆錢,兄弟倆創辦了「永盛電影公司」。

向華強兄弟不善言辭,陳嵐就成了生意場上的「女老大」,與眾多導演、演員周旋。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陳嵐與向華強的大兒子向佐出生,相隔三年後,小兒子向佑出生。

擁有了兩個兒子的陳嵐坐穩了「向太」的位置。

但兩個兒子卻有著不一樣的人生,一個功成名就走了向華強的老路,一個桀驁不馴入獄消失。

一個向左,一個向右,演繹了不同的人生。

向佐

1984年,向佐的出生讓向華強夫婦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兒子。

家庭的優渥條件讓向佐早早的就能自己選擇人生。

從小便前往英國留學,18歲那年,向佐學成歸國。

面對著偌大的公司,向佐卻無心管理,一心想要進入演藝圈,但卻遭到了向華強的反對。

百般無奈之下,向佐只能曲線救國,暫且做了一名模特,出席各大秀場。

但這遠遠不能滿足向佐,在夢想受阻後,向佐開始與狐朋狗友鬼混,一玩就是通宵,那段時期的向佐成了自己口中的「爛泥」。

而最終將他從泥潭拉出的還是向華強。

親眼目睹兒子的痛苦後,向華強決定幫向佐一把,可是卻還是對他說:「我可以幫你,但你要努力」。

可是向佐卻不願父親為自己鋪路,自己做簡歷,跑片場,和導演、演員打好關係。

2004年,向佐在《霍元甲》中爭取到了一個「沒有名字的角色」,在劇組打雜,當副導演的助手,和攝影師學攝影,還做過現場統籌。

眼看著向佐跑龍套,向華強卻沒有心疼,而是反復告誡兒子:做人要虛心,不要發脾氣。

2007年,電影《投名狀》裡出現了向佐的身影,而這一次的他終于有了專屬角色。

在寒冬中拍攝的向佐,沒有李連杰、劉德華的化妝車,只能蹲在雪地裡與群眾演員吃便當。

過于「聽話」的他把向華強的話深深記在了心中。

很顯然,向佐的求名路很是坎坷,跑了幾年龍套後,他的夢想卻離他越來越遠。

這時向華強又開口說:「為什麼不去練功夫?武打演員很稀缺。」

這一次向佐再次聽從了向華強的建議,向武打明星轉行,還拜在了從不收徒的李連杰名下。

而武打行業對于25歲才開始練功的向佐來說,尤為難走。

骨頭太硬、從零開始、肥胖的身體都成了他面前的攔路石。

每天六個小時的訓練,長拳、洪拳、兵器、跆拳道,還有三個小時的表演課。

時間緊迫、任務極重,連李連杰都來武館看向佐,害怕他堅持不下去。

可是五年過去了,向佐在磨練中成長為一個骨骼分明、一身腱子肉的打星。

而他卻只是說:「我想證明,我練武不是別人眼中的玩票。」

可令人遺憾的是,至今向佐還沒有一個出圈的作品,但這並不妨礙為了成為好演員而努力。

而在向佐忙著搞事業的同時,也沒停止尋覓愛情的腳步。

幾年之間裡,向佐曾有過7段感情,每一次都是認真對待,但每一次都無疾而終。

2009年,25歲的向佐一頭紮進了已婚人妻黃婉佩的懷中。

而強勢的陳嵐立刻找人調查了黃婉佩的身份,直接開口:「做人最關鍵是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很顯然,陳嵐看不上年紀輕輕就嫁入豪門,並且心思不純的黃婉佩。

但沒了黃婉佩,向佐又找來了單親媽媽王秋紫,這讓陳嵐怒火無處可發,只能採取強硬手段,硬生生拆散了向佐一次又一次的感情。

雖說向佐看人的眼光不符陳嵐,但在他的眾多女友中,還真有被陳嵐看成未來兒媳婦的人選。

那就是應采兒。

性格大大咧咧,沒有心機的應采兒深得陳嵐喜歡,還大力撮合兩人。

但最終應采兒也沒有走進向家的大門,而是投進了陳小春的懷抱。

可這並不耽誤陳嵐將應采兒當作女兒的心,在應采兒結婚之時,陳嵐高調出場,為應采兒撐腰。

而這份喜歡一直維持到郭碧婷的出現。

在綜藝節目《最美好的時光》中,陳嵐遇到了身世清白,長相甜美大方的郭碧婷,一下就擊中了向太找兒媳的心。

起初,郭碧婷與向佐並無火花,但在陳嵐堅持不懈的助攻,最終郭碧婷與向佐成功邁向了婚姻的殿堂。

可在哥哥向佐的婚禮上,身為弟弟的向佑卻不見蹤影,而他又去了哪裡?

向佑

與向佐相比,向佑不常出現在媒體鏡頭前,本以為是十分低調,但不曾想向佑是被「藏」了起來。

只比向佐小三歲的向佑,和哥哥一樣,從小便是一個胖子,並且一直胖了三十幾年。

如今還保持著豐滿的身材,比哥哥向佐還有公子哥的派頭。

但遠遠沒有向佐低調,雖然向佑不是演員,但私底下卻囂張跋扈。

2009年,22歲的向佑與兩名男子在香港街頭打架,被員警逮捕,還被法院指控「在公眾地方打鬥罪」,但這一次他倖免牢獄之災。

這件事之後,向華強開始對向佑嚴加管教,不允許他拉幫結派。

然後向華強的努力向佑並沒有看到,乖張的性格很難改變。

2012年,向佑謊稱與朋友前往廣東東莞做生意,離開了父母的約束。

在入住酒店時,卻與酒店內的小姐發生了衝突,直接又打又砸,直接破門而出,還沒有付錢的意思。

可正當他走到門口時,卻被保安攔了下來。

惱羞成怒的向佑又返回酒店砸壞了前臺。

雖然向佑不好惹,但是酒店的背後卻是地頭蛇梁耀華。

為了將兒子「贖回來」,向華強重金賠付了酒店的所有損失。

但在這件事後,向佑反而越來越囂張,成了向家最難念的那本「經」,只好將他「藏」了起來。

但就在2015年時,向佑卻以毆打司機張文偉再次被告,這一次他沒有躲過法律的懲罰,最終以「刑事恐嚇」、「普通襲擊」被判處6個月的有期徒刑。

不僅如此,在毆打司機的同時,向佑一邊打人一邊問:「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是向華強的兒子。」

言辭犀利且坑爹,最終向華強與陳嵐沒有保住這個愛惹事的小兒子。

出獄之後,向佑也曾擁有過一段感情,但和向佐的命運一樣,父母的反對成了兩人最大的阻礙。

為了向女友示愛,向佑還曾搬出家中與女友同住,但最終還是沒有逃過分手的命運。

自此,只要有陳嵐與向華強出現的場合,身邊都沒有向佑的身影。

而在媒體的口中,向佑似乎像有約定似的消失了。

如今的32歲的向佑沒有事業,也沒有結婚生子,完全沒有哥哥向佐的影子。

如今向華強已經在臺灣享受到了祖孫三代的天倫之樂,可單單將向佑留在了香港。

一方面為了保護兒子,另一方面是珍惜公眾形象。

如今向佐越來越努力就是向華強夫婦最大的安慰,而對于小兒子來說,可能低調就是他們最期盼的事情。

本是一對親生兄弟,奈何同父母卻不同命,一個令人驕傲,一個卻讓人惋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