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勝和「揸數」大華,曾大戰「尖東霸王」李泰龍,晚年成社團坐館

陆凡 2022/04/08

他曾囂張地對阿sir說:「尖沙咀誰不認識我,誰擋我的路,我就砍誰!」隨后被帶到局里喝茶。

后來大戰新義安的「尖東霸王」李泰龍,被其滅了威風,反倒成了香港第一黑幫的坐館。

他就是和勝和的「揸數」,「大華」。

上世紀60年代中,「大華」出生在香港尖沙咀,原名陳文華。早年因港英當局治理無方,「警匪不分家」搞得民怨沸騰,后來更有「五億探長」呂樂,只手遮天,造就了香港黑幫高速發展。

也就是說陳文華出生在黑幫勢力最猖獗的年代,黑幫勢力要發展,就需要更多的新鮮血液,再加上當時多數父母都只顧著賺錢養家,不注重教育,因此黑幫蠱惑了不少年輕小伙,陳文華便是此間的一員。

90年代末,陳文華早早地出了社會,并加入香港黑幫和勝和,拜在和勝和大佬「大飛」的門下。

初入社團便跟其他小馬仔一樣,跟著大佬們看場陀地、代客泊車等事務。雖然陳文華的脾氣火爆,但由于辦事利落,以及擁有一身好武藝頗受「大飛」賞識。

可好景不長,「大飛」在1980年與社團大佬「蘇權」伏擊14K的叔父輩,被阿sir當場抓獲,判刑入獄12年。沒有老大的加持,以至于陳文華的上升空間停滯。

1992年,老大「大飛」刑滿釋放,緊接著重整旗鼓、廣招人馬,陳文華望風響應,跟著「大飛」四處插旗陀地,為和勝和拿下許多地盤。

陳文華也極速上位、成了個頭目,手下聚集馬仔上百人。

1996年,和勝和「雞腳黑」上位成了和勝和坐館,和勝和迎來一大波利好,在「雞腳黑」的帶領下更上一層樓。

當時正是97回歸的前夕,原本的香港黑幫排名第一的必須是新義安,這點毋庸置疑,最為繁華的尖沙咀油水最多,新義安強勢地占了一大半。

但由「龍頭案」過后的幾年里,新義安就開始接連折損多名大將,如「灣仔之虎」陳耀興在澳門被行刺身亡、「尖東虎中虎」黃俊跑路泰國客死異鄉等等出位的頭目接連死于非命。

此時的新義安提前看清了局勢,在回歸前歸順朝廷,黑道上的事業逐漸收斂,轉行往正經商業發展。

而「雞腳黑」野心頗大,趁此時機帶著和勝和大肆試探新義安的底線,不斷蠶食新義安在尖東的地盤,甚至連新義安獨家經營的屯門都試探性地派人染指。

此消彼長之下,和勝和也在「雞腳黑」的帶領下,叱咤風云,一躍成了香港第一黑幫,風光無限。

陳文華身為和勝和頭目,也吃到了這一波紅利,千禧年過后一躍成了和勝和「油麻地扛把子」,風頭一時無倆。此時的陳文華以「氣焰囂張」來形容并不為過。

2002年7月,陳文華盯上尖東一條生意火爆的酒吧街,這條酒吧街一直是由新義安的「尖東霸王」李泰龍罩著的,陳文華可不管這些,帶上百多名馬仔挨家挨戶地收保護費,美其名曰:「管理費」。

數十間酒吧的老板們叫苦連篇,才交完給一家,還得多拿出一份給另一家,生意再好也抵不過這些費用,有的忍氣吞聲,有的直接報警。

附近巡邏的阿sir趕忙到場驅趕陳文華這幫人,并且要捉拿為首的陳文華。

可陳文華仗著人多勢眾,掏出大砍刀指著阿sir喊道:「我尖沙咀大華誰不認識?在這兒開店給我交管理費是理所應當,誰敢攔我我就砍誰!」

就這樣跟阿sir糾纏了一個多小時,才被來支援的警力拿下,但沒多久就保釋出來了。

態度如此囂張、氣焰如此跋扈,這就是早年的陳文華,說的這些話,跟電影里那句經典臺詞:「這里12點過后我話事」如出一轍。

當然,所謂:「惡人自有惡人磨」,前面提到的「尖東霸王」李泰龍可不是一個善茬。

李泰龍是新義安「大總管」林江一手提拔起來的骨干,前面說了,新義安收斂了黑道上的事業,但「收斂」不是「收攤」。

尖沙咀這麼一塊風水寶地被和勝和以如此快的速度一口一口吃下,新義安高層不可能坐視不理,也因此才會扶持起李泰龍。

李泰龍為人脾氣火爆、行事出位、常把「永不妥協」這四個大字放在嘴上,由于武力超群、敢打敢拼,不負眾望地在尖沙咀奪回不少失地,也因此有了「尖東霸王」這個外號。

和勝和內部視其為眼中釘,也因此才有陳文華「踩過界」的那個局面。

李泰龍得知陳文華「踩過界」,聽起來比自己還囂張幾分,便在陳文華保釋出來后,約到尖東一家酒樓里談判。

當晚酒樓包廂里劍拔弩張,雙方談了28分鐘沒談攏,李泰龍先發制人,拿出砍刀直掃陳文華。

陳文華不料李泰龍會來這麼一下,寒毛本能地豎起,慌忙拔出砍刀堪堪抵住。

刀光劍影之間,李泰龍力大無窮、陳文華只覺虎口發麻,趕忙逃往包廂外直至酒樓門口的大街上,卻不料李泰龍早有預謀地埋伏大隊人馬。

陳文華只帶十數個馬仔,為今之計只能先突圍離去再做計較。

李泰龍隨后趕到,酒樓門口,夏日的暖風吹過,在如此緊張的氣氛中卻是寒風凜冽,陳文華與李泰龍怒目而視。

李泰龍再次先發制人,又是一刀從天而降,陳文華再次舉刀招架,虎口更麻了,但自小習武遇到比自己力量大的對手,他也有應敵之策。

正所謂:「進攻是最強的防守」,陳文華深得其意,抄著刀聚氣凝神,以靈動的步伐游走在李泰龍四周、不時地給李泰龍一記斬擊,以此尋得李泰龍的破綻。

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可身后的馬仔畢竟是李泰龍的居多,有時候一點不起眼的因素就能左右戰場的勝敗。

受人數影響,陳文華敗了下來,被李泰龍打得頭破血流、身負重傷。李泰龍也沒能討好,身上多處刀傷在所難免。

但散場后,陳文華趕忙到醫院包扎,這一幕被狗仔拍了下來,第二天上了許多報社的頭版。

這無形的宣傳使得李泰龍的「尖東霸王」之名更盛,將尖東地區的勢力范圍再次擴大;陳文華棋差一著落敗,只能收斂起以往的高調作風。

事后醫院檢查陳文華的左耳失聰,這次不僅被打成重傷,還被記者拍到,與之前對著阿sir放狠話相比,簡直就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而對于風頭正盛的和勝和來說也是一種挫敗,和勝和哪里肯吃這種虧。多次派人與李泰龍這方交涉,按江湖規矩,一般打傷了人就是賠點錢了事。

可李泰龍的座右銘叫做「永不妥協」,這次依然是不妥協。

當然新義安這方也有為和解做出努力,由「尖東之虎」杜連順私下出面賠錢,但陳文華不肯接受,可能也是想出一口惡氣,在他看來,賠錢的人必須是李泰龍。

也因此,陳文華明里暗里多次與李泰龍有不少沖突,直到號稱江湖的「拆彈專家」陳慎芝出現。

陳慎芝,早年是14K的「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無惡不作,父親去世后,妻子見他如此頹廢,也離他而去。從此痛定思痛,重新做人,經過多年的改邪歸正,成了「香港十大杰出青年」之一。

早年混得不錯,認識許多大哥,在江湖上仍舊受人敬重。也因為認識的人眾多,他成為社團之間沖突的調解人,雖是退出江湖,卻又身在江湖。

眼見陳文華與李泰龍越鬧越大,頗有不死不休之勢,陳慎芝趕忙出面調停。

也許是出于江湖人愛面子的原因,陳文華仍是要求賠錢這個條件,李泰龍也仍舊是不給。

雖然是如此結果,但雙方開戰的次數逐漸減少,也算是另一種和解的方式吧。

到了2006年,陳慎芝結婚,陳文華與李泰龍雙方皆有到場,也在當場握手言和,畢竟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更多的是人情世故。

在這一年,李泰龍再次與和勝和的人馬結怨,拿酒瓶爆了「紋身忠」的頭,也因此李泰龍的性命進入了三年的倒計時,前面文章有詳細講過,在此按下不談。

也在這一年,陳文華與「崩嘴崩」搭臺上位,「崩嘴崩」成了和勝和「坐館」,陳文華成了同期的「揸數」。

他們倆人能上位也有點運氣使然,首先,之前的坐館乃至2006年那一屆的坐館候選人,皆有被抓的經歷,也就是說阿sir對于和勝和這個社團盯得很緊,出于這個原因,勸退了一大幫想上位的人。

「崩嘴崩」是14K猛人「驢仔添」的女婿,在江湖上頗為吃得開,并且他不是打打殺殺的那一類成員,更多時候是靠著腦袋為社團賺錢。

超級元老「尤伯」看中這點,點名「崩嘴崩」成為坐館,社團內無人敢反對。

剩下的「揸數」這一職,陳文華的老大「大飛」鼎力支持陳文華來當。

「大飛」不僅是1994年至1996年的坐館,為人精于算計,在社團元老的圈子內很吃得開。和勝和許多坐館人物皆是由他推薦上位的,也成就了他「金牌經理人」的美名。

而雖說阿sir盯得緊勸退了許多人,仍舊還是有人頭鐵想爭奪「揸數」之位,比如號稱「上水皇帝」的「白頭仔」。

但「白頭仔」當時頗為高調,不僅在江湖上得罪不少人,甚至還上演過同門相殘的事情。

元老們覺得他早晚得出事,為了避免社團被其牽連,因此更傾向于相對低調的陳文華。

白道為上,黑道為下!這也算是變相的一種「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說法吧。找個低調又有資歷的人先穩住眼前,再謀后路。

陳文華當年巔峰期氣焰如此囂張,敢對阿sir無理,后來被氣焰更囂張的李泰龍打得頭破血流,從此收斂低調,這次能選上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而歷來和勝和是一坐館、一揸數、任期滿兩年,就選新坐館的制度,也在他們這一屆改為三年一屆的任期。算是和勝和第一次改變傳統規則,以至于后來有「三坐館」甚至「四坐館」的出現。

當然,回歸后法紀嚴明,黑幫這一行當那是江河日下,按做生意的角度來看,加入黑幫無異于投資了一個夕陽產業。

陳文華上位后一反常態地低調了起來,直到2019年他的生日宴會才再次出現在公眾眼前。

2019年,陳文華大壽在尖沙咀擺酒20余桌,各路猛人來賀壽。包括14K里的「最惡大佬」華喜、「九江街霸王」立章、新義安「總教頭」蘇龍、水房叔父輩「貴力紋」等等,社團內出席的人數更多,如「雞腳黑」、「大飛」等輩分高的元老級人物。

席間最為令人矚目的便是其中一位綽號「金融趙」的年輕人,因為這一年正好又是到了選坐館的時間,「金融趙」是「大飛」門生,與「上海仔」在業務上頗有往來,因此陳文華的壽宴他便以坐館候選人的身份來參加宴席。

畢竟這宴席上多是元老級別的人到場,「金融趙」能來參加宴席,對于他上位有莫大的好處,這也算是「大飛」再一次的老謀深算的體現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